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你比我更爱国

你比我更爱国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 10:21:34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一个德国青年和中国青年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前者的个人思维和后者的集体思维。
张以庆执导的纪录片《幼儿园》向我们呈现了武汉一所全脱制幼儿园大、中、小三个班14个月的生活画面。这段视频的题记这样写道:“或许是我们的孩子,或许就是我们自己。”随之而来的影评,围绕这句话,谈到了成人与儿童间思维的映射、成人对儿童世界的不了解等。我不想将主题展开的宏大无边,只想从一个印象深刻的画面略发微见。
记忆犹新的片段,是影片后期对一个大班男孩A的采访。他知道因计划生育,印度人已快超过中国的现状;知道世界杯比赛中中国与别国的精准比分;知道土耳其大部分位于亚洲,小部分位于欧洲的地理位置,并且主动运用对比、分析,说出了为什么土耳其从属于欧洲队的见解。与同龄人相比,A是个思维活跃、见多识广、见解独到、敢想敢言的聪明男孩。可当他一脸鄙夷地说出:“中国队太差了,我恨不得说一句中国队不加油”时,我第一反应是这个男孩的爱国意识薄弱,需要进一步教化,随后却改变了观点,并深深为我的初始想法感到羞愧。
观点的改变,缘于龙应台的《为谁加油?》(节选自《亲爱的安德烈》)。出生于台湾、居住在德国的龙应台,当被朋友问到是否为台湾比赛加油时,深思了片刻说:“这要看情况,如果对方是弱势国家,就不会。”朋友笑了:“去你的世界公民,我只为中国队加油。”
难道龙应台不爱国?非也。不然便不会有《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问世。只是在朴素的民族主义面前,世界公民主义更具高尚道德、更值得作为价值观。因为,丧钟为你我而鸣。“为荣”与“为耻”与共,当中国济弱扶贫,伸张正义时,我引以为荣;当中国人到外国随地吐痰、随手涂鸦时,我感到耻辱。故无论因荣而为中国加油,或者因耻而对中国泄气,都是爱国情怀的表现,甚至更浓厚、更理性。就像积极的爱国入世者为国家献策,消极的爱国愤青者为国家谏言,他们的动力难道不是强烈的爱国情感吗?
所以,我以对A的偏见深感羞愧,对他的直言深感敬佩,无论是出于童言无忌,亦或是深思而后言。继而设想处在童年阶段的我在官方的询问下是否会真实袒露个人的情感倾斜,答案更多的可能是遮蔽。因为,我们身处在惯于集体思维的国度里。从小被告诫:学习是为了自强以强国,一圈人围起来玩是为了从集体中找寻安全和快乐。脱离集体在我的意识中,是可怕的,令人不安的。教师、家长、同龄人怎么说如何做,我都随之附和。集体中个人意识的凸显,从来也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所以,至少在高中前,我一直没有自己的思维与个性。
正是这种无个人思维的集体主义,导致了我们盲目的跟风、随从,多元化消失,单一化剧增。从小的“民族主义”灌输,要求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须爱国,而从来不去思考:中国对我意味着什么?中国的大地、山川、河流赋予我如何的情怀?中国文化对自身的烙印是什么?在我看来,这些问题的深入思考比一味地强调爱国更“懂得”如何爱国。
“一个德国青年和中国青年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前者的个人思维和后者的集体思维。”或许这就是我为什么起初对A有偏见的原因。当然,有不一样的声音发出,彰显了随着时代发展的中国的进步。我不会对A说:“你很爱国,但应该对她有信心。”因为这句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爱国之情中,难道不包含对国家的自信吗?相反,我会夸奖道:“你比我更爱国!”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