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基础教育 >  对古诗《示儿》教学后的一点思考

对古诗《示儿》教学后的一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 15:37:19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课堂教学可以是游戏,但不是儿戏,就算是熟课,我们也应该“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
“老师,家祭如何告乃翁?”
----对古诗《示儿》教学后的一点思考
陆游的临终遗言,一不感叹人生短暂,二不处理家务家财,而是以诗示儿,把爱国情怀跃然纸上,传诵千古。带着对诗人的敬畏之感,我总是认真地教学着《示儿》这首古诗。
镜头一:几年前,古诗《示儿》教学后,学生赵宇的日记让我呆了好一阵子。他这样写道:“学了《示儿》后,我上网搜索陆游的资料,见到这样一段话:可叹陆游死后66年,元师灭宋,江山易主,他的遗愿落空。不但中原未能恢复,连南宋的半壁江山也失掉了。老师,清明时节,家祭如何告乃翁?”
孩子一语惊醒梦中人!而后我在“课后小记”中写下这样一段:“是啊!历史改朝换代,王师没有北定中原,子孙如何告乃翁?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拓展延伸的学习点,如能让六年级的孩子们探究讨论,肯定会“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而我在备课中怎么没能想到?自以为是、老调重弹的我让学生“掘井”了,孩子能利用网络平台,拓展学习,独特思考令人高兴,而我这个“懒教师”没能深度备课真有点愧疚!”
镜头二:第二年,老课重逢,因惦记那句“老师,家祭如何告乃翁?”,我重新为《示儿》教学增加了几个训练点,节选如下:
1.“遗”字组词;理解“遗愿、遗嘱、遗憾、遗恨”四个词语的意思,再用这四个词语分别与四句诗搭配。
例:   死去元知万事空,  (遗憾)
                  但悲不见九州同。  (遗恨)
王师北定中原日,  (遗愿)
家祭无忘告乃翁。  (遗嘱)
2.出示“南宋的半壁河山”图,了解历史上南宋、金、蒙的地理位置。
3.出示:陆游死后24年,宋和蒙古会师灭金。 
——学生讨论回答:家祭如何告乃翁?
4.出示:陆游死后66年,元师灭宋。
         青山一发愁蒙蒙,干戈况满天南东;
         来孙却见九州同,家祭如何告乃翁!
——学生讨论回答:家祭如何告乃翁?
5.出示: 陆游孙子元廷闻崖山之变,忧愤而卒。
           陆游曾孙传义闻崖山之变,不食而卒。
           陆游玄孙天骐于崖山抗元战役中跳海殉国。
——学生讨论:子孙不负陆游遗嘱的言行说明什么?最后答案是陆游《示儿》真正目的:继承遗志  精忠报国
6.出示: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全班齐读三遍), 结合陆游临终之际,英雄泪下,绝笔示儿的情景。
精心备好的这节课,我特意在学校公开课上展示。谁知效果不错,反响很好。老师们一致认为这首古诗的教学有质量有档次,而我与老师们进行教研讨论后说出如下感受:
1.是教会的还是教不会的?
课堂上小手直举,特别是公开课上那种彩排后的重演,是否有一种虚假繁荣?课堂不要怕冷场,冷场说明问题有思考的价值,需给孩子思考的时间。作为六年级学生已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和学习能力,简单的字词与诗句理解完全能在预习时完成,我们要把有限的教学时间进行有效教学,教学生不会的。比如《示儿》教学中,我通过“九州”使学生知道“赤县、神州、中华、华夏、禹城”都是中国的别称;通过南宋诗人林升的《题临安邸》让学生懂得国家衰败的根源是什么!
我们在教学的过程中既要反思如何让学生学会学习,又要反思自己如何学会教学,有些教师还紧盯“双基不能丢”(这没错),但对向初中过渡的六年级学生来说,我们既要规范的“栽秧”,也要艺术地“抛秧”,要把有限的课堂时间教学生不会的,带领学生“掘井开渠”。
2.教学内容的“远”与“近”是探究还是告诉?
陆游临终前写的《示儿》是一首感人至深、传诵千古的名作,已有800年,距今年代久远。我想这也是语文教学的一个特点:通过语文学历史,学习语文知历史,文史不分家。教学内容的“近”,孩子们有体验有历练,当然有感悟;而教学内容的“远”,就给阅读教学带来难度,我想就得把查阅资料、自主探究、合作学习以及教师的“告诉”结合起来。
《课标》指出:“在理解课文的基础上,提倡多角度、有创意的阅读。突出学生的自主性,重视学生主动积极的参与精神,特别注重探索和研究的过程。”在教学前,我让学生上网搜索到“北宋、南宋、元朝”地图和陆游子孙们的爱国表现,通过多媒体整合展示,师生讨论,教学效果十分理想。这种效果来自于师生双方在教学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有人认为新课程的语文教学一定要注重学生的感悟与个性化阅读,教学不能告诉。这话前半句是正确的,是反对“背多分”式的教学,而后半句绝对化了。试想,教学内容远离学生所生活的时代,学生难以知解时,可以上网搜索资料、自我探究,而在一些偏远的农村的孩子或者是留守儿童中,他们没有这样的学习条件时,教学内容的“远”给他们带来难度,师者为何不告诉呢?
3.教者是唯教参还是要个性化思考?
对于《示儿》这节课的教学,我紧扣“遗”、“告”、“悲”三个字展开教学,让学生思考、讨论、填空,不是低、中年级的那种读读背背、理解诗意,而是针对六年级学生的知识储备适当提高坡度,增加难度。比如用“遗憾、遗恨、遗愿、遗嘱”与四句诗分别搭配;用“悲愤、悲痛、悲伤、悲悯” 进行选词填空;用“陆游死后24年,宋和蒙古会师灭金;陆游死后66年,元师灭宋”的史实让学生讨论“家祭如何告乃翁?”;最后用陆游子孙们的爱国表现揭示陆游真正的遗嘱是“继承遗志  精忠报国”。这个结论是我与孩子们共同讨论得出的答案。
《课标》指出:“不应以模式化的解读来代替学生的体验和思考,要善于通过合作学习解决阅读中的问题,应引导学生钻研文本,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以前许多教师教学《示儿》时教给学生的只是表层意思,而不是深层含义。我认为教师在正确的价值取向上要敢于把个性化思考教给学生。
4.教师如何加强熟课的备课?
新学年,许多老师对于教过的课文是老马识途,信手拈来。而我有了“前车之鉴”后,已经习惯于翻翻老教案的“课后小记”和自己建立的“问题库”。现在,我喜欢把自己课堂教学中存在的“失”写下来,形成“问题库”,来年备课时在“问题库”中寻找“所失”,认真反思,精心复备。多年前,特级教师王永生说过:“课堂教学是一种遗憾的艺术,一篇课文上一百次就会有一百次遗憾,不可能有完美的。教者对于评课者的溢美之词要清醒,对于指出的问题要珍视。”至今,王老师的话让我记忆犹新。
对于备课,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邻校的一位老师对历史老师说:“是的,您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倾注给了自己的学生了。您的每一句话都具有极大的感染力。不过,我想请教您:您花了多少时间来备这节课?不止一个小时吧?”那位历史老师说:“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不过,对这个课题的准备,只用了大约15分钟。……”对此,苏霍姆林斯基认为进行这样的备课就是每天不间断地读书。“厚积”如同潺潺小溪,每日不断,注入思想的大河,这样才有15分钟的“薄发”。
孩子的一句“家祭如何告乃翁?”点醒我“课堂如何教学生”,感受颇多。站在教师的角度,一届学生教不好,可能还有下一届;但对孩子来说,一个没教好,可他没有下一次。因此,课堂教学可以是游戏,但不是儿戏,就算是熟课,我们也应该“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
此时,我又想起南京医科大学一个当年的学生给我写的信:“老师,小学五年级时,您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岳飞传》,我听得入迷了,从此我就爱上了语文学习……”事情已经过去,但“故事”却烙在孩子心底,更烙在我的心底。“新桃”与“旧符”让我想到,教师在改变孩子时,可能孩子也在改变教师,真能这样的话,我们的小学语文教学真的会“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了。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