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金元四大家养生观浅析

金元四大家养生观浅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3日 14:03:07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笔者通过中国知网数据库和浙江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搜索相关文献,探讨金元四大家的养生之道。

摘要:养生就是采取措施保养生命,提高生命质量,延长寿命的行为。金元四大家皆重视养生,养生之道各有侧重。刘完素养生较重在养气调神、张子和养生重在食补、李东垣养生重在健胃、朱丹溪养生多从滋阴角度出发。

关键词:养生; 金元四大家; 养气; 食补; 健胃; 滋阴;

养生,最早见于《庄子》内篇,其有“养生主”一篇专论养生。古又谓之“摄生”。从词义而言,“养”即保养、调养、补养、护养之意;“生”即生命、生存、生长之意。简而言之,养生就是采取措施保养生命,提高生命质量,延长寿命的行为[1]。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将从“疾病医学”向“健康医学”发展;从重视对病灶的改善向重视人体生态环境的改变发展;从群体治疗向个体治疗发展;从生物治疗向心身综合治疗发展;从强调医生作用向重视病人的自我保健作用发展;在医疗服务方面,则是从疾病为中心向病人为中心发展[2]。养生是健康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倡导并重视养生对于医学模式的转变和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金元四大家刘完素、张子和、李东垣、朱丹溪是医学史上著名的医家,他们各主张不同的论点。但他们在养生方面,也极重视养生,并均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笔者通过中国知网数据库和浙江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搜索相关文献,探讨金元四大家的养生之道。

1.刘完素之养生观

刘完素之养生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一、遵循《黄帝内经》应四时节饮食,适寒暑。二、锻炼体格,主张动静结合。三、主张和平情绪。四、刘氏为寒凉派代表,提出“六气皆为火化”,因此养生以滋养阴气为主。五、从人生四个阶段即少年、壮年、老年及耄年论养生。

1.1节饮食,适寒暑。沈芝萍[3] 指出刘完素在谈少年养生时特别重视“节饮食,适寒暑。” 杨朝阳[4] 指出刘完素提出“饮食者,养其形,起居者,调其神”的观点。刘氏注重“食养”,提出在不同季节损益五味。而在“调身”上,刘完素推崇《黄帝内经》的“春三月夜卧早起,以使志生;夏三月夜卧早起,使志忘无怒;秋三月早卧早起,使志安宁;冬三月早卧晚起,使志若伏若匿”的养生做法。

1.2动静结合。沈芝萍[3] 指出刘完素对于壮年养生要做到不使体内阴阳、气血失调,不使脏腑功能的活动紊乱,要劳逸适度,不冒犯外邪及损伤正气,精神调济,饮食有节。除此之外,刘完素主张动静结合,认为调息、导引、内视、咽津、按摩等养生方法对调气、定气、守气、交气起灌溉五脏和阴阳的作用。

1.3和平情绪。杨朝阳[4]认为刘完素以和平论养生,提出“养生之道,正则和平,变则无常”的养生观点。刘完素反对恣情纵欲,认为六欲七情过极必然影响人体脏腑内生六气变化,导致脏腑间“和平”破坏,产生疾病。

1.4滋养阴气。鲁湾[5]认为“阴虚阳亢”是寒凉派的理论基础,也是刘完素的养生出发点。人生在世,“阳气”容易亢奋,“阴气”自然衰弱,因此要“抱朴守拙”,以滋阴降燥。

1.5从人生阶段论养生。张彩娟、余莉萍、甘盼盼[6]从人生四个阶段论刘完素的养生之道,即少年宜养,节饮食、适寒暑,防微杜渐;壮年宜治,辨八邪,分劳佚,当减其毒;老年宜保,养精神,调脏腑,内恤外护;耄年宜延,餐精华,处奥庭,以全其真。

2.张子和之养生观

张子和之养生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一、食补复胃气。二、过爱小儿反害小儿说。三、养生须使胃肠通畅不壅滞,不可盲补。

2.1食补复胃气。魏延华[7]首先指出张子和提出“养生当论食补”之说,认为当值邪去正虚之际,应少用或不用药物,而采用谷肉果菜之品补虚复损。其次,指出药攻后未尽的病邪应进食米粥素净之品,助正气以尽邪。另,他也提到在“病触之后”当选用适合五脏所需的五谷、五果、五畜、五菜等食养方法来养生,以避免因进补药不当反伤人体。蔡永敏[8]认为张子和的食补是在无病的情况下,以合理的进食“谷、肉、果、菜”等饮食物来养生,而患病后方能以药物治疗。因为其认为无病之时药补反而破坏阴阳的正常平衡,无病而致病。刘理想[9]在张子和“养生当论食补,治病当论药攻”论中,认为食补以胃气为本,重在攻邪以复胃气,提出“陈莝去而肠胃洁,癥瘕尽而荣卫昌,不补之中,有真补者存焉”的观点。食补当选性味甘平、甘凉、甘温的自然食物补之,时人精气旺而形体五脏实。

2.2过爱小儿反害小儿说。陈德春[10]指出张子和在《儒门事亲》中,有文曰“过爱小儿反害小儿说”,张氏认为儿童养生须节食、薄衣、戒其纵欲。一曰节食,主张小儿食量适中,不能过饱。二曰薄衣,认为小儿乃纯阳之体,不可衣着过暖。三曰寡欲,若长期无原则地迁就小儿,一味满足其强烈而多变的嗜欲,娇生惯养,,终乃“稍不如意则怒多,怒多则肝病多矣!”

2.3君子贵流不贵滞。贾孟辉[11]认为张子和养生思想核心是“君子贵流不贵滞”,倡“若欲长生,须得肠清”,反对好补、盲补。

3.李东垣之养生观

李东垣之养生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一、李东垣提出“内伤脾胃,百病由生”的观点。因此,养生当以调节饮食、法于四时、起居有常、少欲省言、不妄作劳的方法来调养脾胃。二、食补的方法调理脾胃。三、主张气功养生来涵养精神。

3.1健胃养生。张觉人[12]认为早夭的根本因素在于元气耗损,而元气的盛衰取决于脾胃的强弱,因此养生当实胃气。张觉人[12]、史仁杰[13]、程如海[14] 和李庆升、周复红、李忠林[15]等皆认为李东垣的养生方法为节饮食,适寒温、法于四时,起居有常、调摄精神,情志舒畅、远欲省言,不妄作劳的方法来护理脾胃。

3.2食补养生。史仁杰[13]指出李东垣很重视补养食品在养生中的重要作用,提倡养生以食补。如李氏认为用甘热的羊肉补血虚,以濡润的“湿物”补益胃阴。

3.3气功养生。李庆升、周复红、李忠林[15]指出李东垣对气功养生保健亦十分重视,主张用气功来涵养精神,修养情操,利于心身健康。《兰室秘藏•劳倦所伤论》中云:“当病之时,以食其气,再以甘寒泻其火,以酸味收其散气,以甘味温其中气。”

4.朱丹溪之养生观

朱丹溪之养生观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一、从人生五个阶段即胎儿、幼儿、青年、壮年、老年论养生。二、主张阴升阳降。三、养阴抑阳,静心节欲。四、朱丹溪倡导“阳常有余,阴常不足”,因此养生主张摄养人体阴气精血,确立滋阴降火的治疗原则。

4.1从人生阶段论养生。林文标[16]从人生五个阶段叙述朱丹溪的养生之道。在胎儿养生中,提倡孕妇饮食应避免辛辣或寒冷,宜清淡有营养,还要调情志以预防胎毒。在幼儿养生中,提出“童子不衣裘帛”、不食发热之物和告诫父母不能放纵孩子饮食。在青年养生,提倡晚婚、婚后节欲并“谨四虚”。在 壮年养生,提出“倒仓法”。在老年养生,提出节制饮食和饮食茹淡。郑培基[17]在林文标[16]论述老年人的养生中加以补充,认为老人养生乌附丹剂不可妄用,主张宜常食谷菽菜果自然冲和之味以补阴。另外,郑培基[17]指出老年人首调脾胃因丹溪曰:补肾不如补脾,所以制定补脾抗衰老方:参、术为君,牛膝、芍药为臣,陈皮、茯苓为佐,春加川芎,夏加五味、黄芩、麦门冬,冬加当归,倍生姜,日进一剂或两剂。除此之外,子女需在老人患病时加强心理护理,重在语言疏导。

4.2主张阴升阳降。金戈[18]指出朱氏认为脾胃得健运,能使心肺之阳降,肝肾之阴升,是为天地交泰健康之人。若因七情、六淫、饮食、房劳使脾土之阴受伤,转输之官失职,胃虽受水谷不能运化,可以造成气血两亏,抗病力下降,邪侵生病。因此朱氏认为阴升阳降,气血充盈调畅是长寿之道。

4.3养阴抑阳,静心节欲。薛益明、王中越[19]认为养阴抑阳,去欲主静是丹溪养生之道。具体方法有收心养心,使心不乱、晚婚节欲,使精不耗、茹淡饮食,使味不偏、滋阴降火,使阴不伤。姚春鹏[20]从理学理欲观出发,认为“存天理,灭人欲”是丹溪的养生之道。张玉辉、杜松[21] 提到丹溪推崇儒家的“正心、收心、养心”观点,遵《内经》“恬淡虚无,精神内守”之旨,参以理学“中正仁义而主静”,“使道心常为一身之主”的思想,倡导静心节欲,以制妄动相火。

4.4滋阴降火。张玉辉、杜松[21] 认为丹溪治病养生均从扶阴抑阳角度出发,确立“滋阴降火”的养生治病原则。靳兰玉、周军[22]认为人类因多动少静、情欲无涯、阴气难成易亏等行为和生理特点造成体质常呈“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的状态,论治疾病重视“养阴”,阐述“养阴”即是养生。由此指出养生的关键在于清心寡欲,养生的法则在于动静合宜、节制饮食、调神养性。

5.结语

金元四大家皆重视养生,养生之道各有侧重。刘完素养生较重在养气调神、张子和养生重在食补、李东垣养生重在健脾养胃、朱丹溪养生多从滋阴角度出发。基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不同、饮食结构偏膏脂厚味及所承受的心理压力逐渐超出负荷,使得阴气更加难成易亏。综观目前临床上各个阶段年龄层的患者有越来越多以阴虚病发展的趋势,因此从养阴的角度出发来研究朱丹溪的养生非常值得一试。但,在分析朱丹溪养生的相关文献后发现大部分是学者对朱丹溪未病先防的养生观进行初探,或对《茹淡论》、《养老论》等内容进行归纳浅析。综观之下,尚未有学者对朱丹溪养阴论的理论渊源、学术思想及于临床中既病防变的养生做探析,故有待于今后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郭海英.中医养生学[M].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9

[2] 鄢军,郭君华.浅谈中医治未病[J].西藏科技,2010(12)

[3] 沈芝萍.试谈刘完素之养生经验[J].体育文史,1998(6)

[4] 杨朝阳.金元四大家论养生[J].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5,15(1)

[5] 鲁湾.“专气”养生的刘完素[J]. 养生保健指南(中老年健康),2012(11)

[6] 张彩娟、余莉萍、甘盼盼.刘完素养、治、保、延的护理思想探讨[J].新中医,2013,45(2)

[7] 魏延华.张从正与食物疗法[J].天津中医学院学报,1998,17(3)

[8] 蔡永敏.论“养生当论食补”[J].光明中医,1999,14(81)

[9] 刘理想.试论张子和攻邪理论产生历史背景及对其养生理念的影响[J].中医文献杂志,2009(2)

[10] 陈德春.试论张子和儿童养生说[J].家庭中医药,2007(11)

 [11] 贾孟辉.中医“治未病”理论发展史略[C].第六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养生学与康复医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9

[12] 张觉人.东垣养生学思想初析[J].江苏中医杂志,1982(1)

[13] 史仁杰.李东垣的养生思想[J].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86(4)

[14] 程如海.古医家李东垣的养生之道[J].大众中医药,1996(6)

[15] 李庆升,周复红、李忠林等.东垣养生观探迹[J].河北中医药学报,2000,15(4)

 [16] 林文标.丹溪养生思想发微[J].浙江中医杂志,1994(1-12)

[17] 郑培基.朱丹溪养老观探微[J].江苏中医,2000,21(6)

[18] 金戈.朱丹溪对老年养生理论的贡献[J].甘肃中医,2000(5)

[19] 薛益明,王中越.朱丹溪的养生观及其指导意义[J].山东中医杂志,2004,23(1)

[20] 姚春鹏.宋明理学理欲观与丹溪医学[J].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2006,27(11)

[21] 张玉辉,杜松.朱丹溪养生学术思想研究[J].四川中医,2011,29(12)

[22]靳兰玉,周军.朱丹溪“养阴”思想的养生学意义[J].西部中医药,2012,25(6)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