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中西医关于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相关性研究进展

中西医关于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相关性研究进展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4日 00:28:26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对于认知障碍的发生、发展,中西医均已认识到血脉损害是贯穿始终的病机变化,但在高血压认知障碍发病机制及早期防治方面的认识与防治措施远远不够。

[摘 要] 对近10年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相关文献进行整理,在高血压引起认知障碍的进程中,与动脉粥样硬化,特别是颈动脉粥样硬化息息相关。中医认为“心主血脉”失常是高血压认知障碍的发病基础,火、热、痰、瘀为基本致病因素,久则化火生风动气,循经上壅,脑络损伤,神机被扰,因此高血压认知障碍归属血脉病范畴。心、脉、脑髓病变是中医探索高血压认知障碍的主线。可以据此认识高血压血脉病并开展认知障碍的防治研究。

[关键词] 高血压;认知障碍;心主血脉;病因病机;理论探讨

有相当数量的高血压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认知障碍,因其最终向痴呆、智障进展而日益成为研究热点,本文拟回顾近年来有关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研究,并基于“心主血脉”理论探讨其病机病变。

1  西医有关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研究现状

1.1 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相关性研究 大部分学者采用临床搜集典型病例的方法,然后根据英国 Rivermead 康复中心设计的行为记忆测验第2版( RBMT-Ⅱ) 评定记忆功能[1- 2]。血压的测量按照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建议的方法[3 ],发现两者关系密切。陆兵勋等[4]研究发现测验分和记忆商数(MQ)下降水平与血压水平呈正相关,且损害是全方位的。刘瑞华等[5]研究230名老年高血压患者,记忆障碍患病率达96.1%。王立敏等[6]对不同病程高血压患者的研究也支持这一观点,且发现随病程的延长,患者记忆障碍发生率和程度增高。金文敏[7]等研究发现老年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脉压大小与高血压靶器官损害呈正相关。以上研究说明高血压与认知障碍关系密切,且病程长者损害重,收缩压和脉压是主要因素。

1.2 动脉硬化为基础的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研究

1.2.1 动脉硬化是高血压认知障碍的基础 高血压是动脉硬化的主要危险因素。董建新[8]研究显示血压昼夜节律异常、非杓型血压、ABPM(动态血压监测)所示收缩压及脉压增大对CAS(颈动脉粥样硬化)病变形成的影响更明显。聂采现等[9]相关研究也支持这一观点,说明收缩压及脉压大者可加速颈动脉硬化。而赵晓军等[10]研究发现颈动脉供血不足的老年高血压患者记忆力差,有相关研究[11]证实慢性脑供血不足为血管性痴呆发生、发展过程的一个重要环节,脑缺血缺氧不仅通过单胺水平短暂下调致中枢神经传递功能障碍(以学习记忆功能损害突出),亦是CCCI(慢性脑供血不足)引起脑组织结构异常的结果,可引起学习记忆功能等的损害。上述诸研究均从大动脉硬化角度认识高血压与认知障碍。林琅等[12]从“高血压导致小动脉硬化”角度出发,发现脑小血管病变损伤脑组织,出现认知功能障碍、缺血性脑卒中、脑出血、步态异常和老年情感障碍。高血压引起血管壁,特别是动脉壁损伤,出现动脉狭窄或闭塞,从而导致该动脉供血区的脑组织发生缺血或梗死,严重影响脑血流自动调节及侧支循环的有效性,引起无脑血管并发症的认知障碍[13]。有相关学者研究颈动脉供血不足导致记忆力下降可能是因为海马作为颞叶内侧的一部分参与记忆功能。海马头部由颈内动脉发出的脉络膜前动脉供血[14],长期脑组织供血减少,海马及皮质的体积缩小,海马神经元缺失,胶质细胞增多,影响了与记忆相关的突触联系通路,造成认知功能减退[15]。

1.2.2 多因素加速高血压动脉硬化 高血压动脉硬化受多种危险因素影响,张颖丽[16]等对不同性别动脉粥样硬化型脑梗死患者分析,年龄是两性发病不可控危险因素,同时指出男性首发卒中年龄早于女性,与吸烟、饮酒等不良生活习惯密切相关。烟草中的尼古丁、CO(一氧化碳)等可使血小板凝聚性增高,HDL-C (高密度脂蛋白)下降,红细胞携氧能力下降等从而诱发或加重动脉粥样硬化。饮食不节,嗜食肥甘,形成以腹型肥胖为主的代谢综合征,使血清内脂素升高,与炎症、动脉硬化密切相关[17]。另有研究[18]证明饮酒量与颈动脉硬化呈“U”型曲线,不合理饮酒可在血管内皮活性、平滑肌细胞增殖、血小板及纤溶活性等多方面对动脉血管产生不利影响。遗传也是不容忽视的,其中在[19]血管紧张素原、血管紧张素转换酶、肾上腺素受体α2及β2基因、G蛋白β3亚基基因、内皮型一氧化氮合酶基因等相关基因具有高血压遗传易感性,使RAS(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等激素调节分泌系统受限,加速动脉血管的硬化。

长期高血压可以引起动脉粥样硬化,且受多种危险因素影响,但最终结果都是损伤血管,产生系列疾病,而认知障碍主要归因于血流动力学改变导致的大脑缺血缺氧性损伤。

2 中医对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相关性研究

   目前中医对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研究主要基于藏象理论,以血脉作为桥梁,以神机为主要研究对象,从病因病机学角度研究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相关问题。

2.1 以藏象病机为基础研究高血压与认知障碍 研究者立足藏象理论,从不同的角度对高血压与认知障碍的发生发展做了论述。邓铁涛[20]认为高血压病与五脏相关,情志失节、心情失畅、恼怒及精神紧张均可伤肝,导致肝阳上亢之高血压。肝阳可化风、化火上扰神明。病久损伤阴液,阴损及阳,伤阴伤肾,肝肾亏虚,上济不能,髓减脑消,出现认知障碍。说明高血压认知障碍,病机关键是肝阳上亢,病久肝肾亏虚,髓减脑消。黄均毅等[21]研究发现临床上肝郁气滞型高血压患者常出现认知障碍。经肝郁造模大白鼠的动物实验研究也证实肝郁可影响心主血脉的生理功能。长期恼怒、忧思、抑郁、精神紧张等因素,可造成高级神经活动紊乱,导致认知障碍。还认为高血压认知障碍的关键是肝气瘀滞,影响及心,并提出“肝心同治”理论。宛新铮等[22]认为高血压与肝肾有关, 肝肾阴虚, 肝阳上亢, 形成下虚上盛病理现象,肾阴亏损,不能滋养于心, 心亦受累, 可出现以健忘为主的认知障碍。而肝阳亢盛进一步发展可化风化火, 痰湿随风火内动,上扰神明或损伤脑髓,导致严重认知障碍。说明高血压认知障碍以肝肾阴亏为本,邪火扰乱心神或脑髓失养为标,风、火、痰、瘀为重要的致病因素。

2.2 火热扰神灼脉 杨基建[23]等以“心为火脏”为理论指导,认为无火则神不明,主张心之君火主心之神明,君火明则神明清。《素问•六节藏象论》所言:“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心火过亢可上扰神明出现神昏谵语,甚则昏迷。心之君火虚昧或衰微可出现神滞不灵,反应迟钝,恰如年龄是肝肾亏虚之主因。火热灼脉是高血压CAS(颈动脉粥样硬化)发生发展的重要环节,是血脉损伤的重要病理基础已经成为共识。郝媌等[24]基于传统“火热致中”说,认为不良生活方式是火热内盛的常见病因,提出火热邪气是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的初始病因,并以此为理论指导用清热泻火的葛根芩连汤治疗火热为主的高血压CAS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血气者,人之神也。气血受损,神机被扰。脉者,心火之所养也,生理情况下,少火生气,心火推动气血在脉中运行。心属火,火恶热,热气通于心[25]。心火过亢或衰少,则心运血失常,“化赤”不能,主血脉失常,心神被扰,神机失常。

火热本为人身之阳气,而心阳为一身阳气之主,阳气失于正化则火热内生,影响心火,邪火炎上,扰神灼脉,成为心神失常的致病因素。

2.3 血脉损伤是高血压病程中的必然转归 王清海[26]将高血压定义为“脉胀”,述其形成要素有气(血)虚、气郁、血瘀、痰阻,并深刻阐释了高血压与血脉息息相关,而认知障碍的病理要素与“脉胀”相通,病久入络,产生毒邪,损伤脑络而致。刘耀东等[27]从脉辨治中风,通过动态观察中风各期脉象,预测中风转归。认为脉的充盈度即血的多少是心气强弱最明显的外在表现[28],佐证了“脉胀”理论。对于高血压病而言,不论气、血病变,抑或气血同病,均可引发头痛、眩晕、中风等类似高血压的病症表现[29]。心主血脉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基础。心之阴阳平衡失调,心主血脉功能便失常,致心不主神明,出现精神意识思维的异常,或表现为心神不足的神思衰弱,反应迟钝,健忘;或神明被扰的心神不宁、失眠多梦,甚则精神混乱等[30]。张綦慧等[31]从病因病机及证候学探讨VCIND(无痴呆型血管性认知障碍),认为VCIND病位在脑,其本在肾。络脉是气血运行和调节之处,是传达脑神的要道。以络脉为桥梁,将轻度认知障碍划分为初期和进展期。初期以肝气郁结、痰浊上蒙、瘀血内阻为主,或可兼见气血不足,进展期以心脾两虚,心肾不交,肾精亏虚为主,并可多兼见痰瘀浊毒为患。王永炎院士最早提出从脑络功能演变的角度认识轻度认知障碍,提出“ 脑络痹阻, 毒损脑络”是轻度认知障碍的核心病机[32]。火、痰、瘀等毒邪滞于络脉,为害络体,阻碍气血津液的正常运化输布,一旦诱因触发,便可攻心犯脑则神机被扰[33]。上述研究高血压认知障碍者均涉及到血脉病,说明血脉损伤是其共病。

    高血压导致认知障碍病因较多,病机复杂,多数机理尚未阐明,故认识其病因病机最为重要。情志失调、饮食不节、年老体虚等易致气机郁滞,气血运化失常,成瘀成痰,郁久则化火生风,心神被扰,邪气上壅,清窍失和,甚则贼风邪火夹痰、夹瘀循经而上,脉络灼伤或闭阻,伤及脑络,脑髓失养,神机失用, 出现认知障碍。一般认为神志病的直接病机是“髓减脑消”,而心主血脉和神机,如此以心、脉、脑髓形成对高血压认知障碍病因病机研究的轴线。

3 小结  

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进而发生脑损伤从而引发认知障碍已经成为共识。对其病机变化可基于中医“心主血脉”、“心主神明”理论加以阐述。对于认知障碍的发生、发展,中西医均已认识到血脉损害是贯穿始终的病机变化,但在高血压认知障碍发病机制及早期防治方面的认识与防治措施远远不够。为此,我们将高血压认知障碍归入血脉病范畴,以“心—脉—脑髓—神机”为主线,把高血压引起的血脉损害作为研究起点,动态观察其病程,深入研究高血压认知障碍的发病机制,为开展早期防治提供理论性指导。

[参考文献]

[1] 郭华珍,恽小平. Rivermead 行为记忆测验第2版介绍[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07,13(10):909-10.

[2] Wills P,Clare L,Shiel A,et al. Assessing subtle memory impairments inthe everyday memory performance of brain injured people:exploring thepotential of the Extended Rivermead Behavioural Memory Test[J]. BrainInjury,2000,14(8):693-704.

[3]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修订委员会.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05 年修订版)[J].高血压杂志,2005,13:S2-42.

[4]陆兵勋,刘亿星.高血压病记忆障碍的临床研究[J].广东医学,2007,28(6):953-5.

[5]刘瑞华,王建辉.老年高血压患者记忆障碍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2(16):3393-4.

[6]王立敏,陈长香.高血压病人不同病程对记忆功能的影响[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16);4173-4.

[7]金文敏,张莉.老年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脉压与靶器官损害的相关性研究[J].临床内科杂志,2005,22(11):749-51.

[8]董建新,鲁跃华.高血压伴颈动脉粥样硬化与动态血压参数及其它危险因素关系研究[J].河北医学,2010,16(02):166-9.

[9]聂采现,康长明.高血压病患者动态血压对左室肥厚及颈动脉中-内膜厚度的影响[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08,17(1):27-30.

[10]赵晓军,李丹.颈动脉供血状况对老年高血压患者记忆功能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11(32):2358-9.

[11]马宏博,司国民,等.慢性脑供血不足的中西医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急症,2007,11:16(11):1394-6.

[12]林琅,张薇薇.脑小血管疾病与血管性认知障碍[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07,9(9):643-5.

[13]黄旭升.高血压与脑血管病[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0,3(12):287-8.

[14]Szabo K,Forster A,Jager T,et al.Hippocampal lesion patterns in acuteposterior cerebral artery stroke:clinical and MRI findings[J].Stroke,2009,40:2042-5.

[15]魏微,张微微,王娟,等.慢性低灌注大鼠影像与病例对照研究[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0,11(12):1028-30.

[16]张颖丽,叶祖森.动脉粥样硬化型脑梗死不同性别患者危险因素的探讨[J].心脑血管病防治,2013,13(1):41-3.

[17]不同类型肥胖者血清内脂素水平与动脉硬化的相关性[J].中国动脉硬化杂志,2012,20(8):719-722.

[18]徐富康,张航远.适量饮酒抗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可能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1,14(9C):3076-8.

[19]孙兰英,王虎林.高血压遗传学研究常用策略及现状分析[J].西南国防医药,2011,21(9):1041-3.

[20]张芝兰.高血压病古今中医文献的整理与研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06,36.

[21]黄均毅,李晓军.肝与心关系的研究[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7,13(9):650-2.

[22]宛新铮,罗菊明.高血压病中医证型转化的初步探讨[J].贵阳中医学院学报,1980,8:36-8.

[23]杨基建,“心为火脏”及其临床意义的探讨[J].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03,1:26(1):10-3.

[24]郝媌,路玉良.等,从火热灼脉理论探讨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的病机与证治[J].光明中医,2013,28(3):442-4.

[25]马向梅,唐赛雪.应用络病理论论治颈动脉粥样硬化探讨[C].上海.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2013,1:47-9.

[26]王清海,论高血压的中医病名[Z].365医学网.心血管网,2012,10(27).

[27]刘耀东,王敬华.从脉辨治中风[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09,3:59.

[28]徐放,于峥.《内经》“心主血脉”理论对心脑血管病防治的指导意义[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7,13(7):494-6.

[29]陶有青,杨传华.高血压之中医病机辨析[J].辽宁中医杂志,2011,34(2):240-1.

[30]娄金丽,张允岭,等.心脑相关理论初探[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31(11):727-9.

[31]张綦慧,张允岭.无痴呆型血管性认知障碍的病因病机及证候学初步探讨[J].天津中医药,2005,22(1):49-51.

[32]徐世军,赵宜军,等.从中医脑络功能演变谈轻度认知障碍的病机[J].中医杂志,2011,52(19):1627-9.

[33]屈静,丁元庆.从络病理论探讨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J].络病学基础与研究,2005,10:54-6.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