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思想下的婚姻悲剧

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思想下的婚姻悲剧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3日 18:11:03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死,留下了什么?只有结尾的鸳鸯还算慰藉与浪漫吧!

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思想下的婚姻悲剧

                      -----越剧《孔雀东南飞》的矛盾根源分析

近两年,明星版越剧《孔雀东南飞》在江浙一带掀起了一股“越剧热”的高潮,该剧受到了广大越剧迷们的追捧。该剧是根据刘南薇编剧的传统经典名剧《孔雀东南飞》改编而成。明星版越剧《孔雀东南飞》的创排,在剧本上仍旧沿用了刘南薇的剧本,同时在唱腔上则加入了许多新的设计,不少唱段由“明星们”根据自己擅长的流派加以全新演绎,让人听来耳目一新。再加上全新的舞美设计,丰富的人物造型,充分满足了观众追求高雅的愿望。全剧分成八场:雀喻、雀难、雀离、雀盟、雀归、雀变、雀会、雀亡。剧情本就细腻伤感,加之演员们的精彩演绎,使得现场的每一位观众都为这场肝肠寸断爱情悲剧默默叹息,都强烈感受到了封建礼教的恐怖可怕,更加痛恨封建家长制对男女幸福婚姻的迫害。

在看越剧《孔雀东南飞》之前,很多人早就熟悉了这首同名长诗。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书对《孔雀东南飞》一诗的主题做了这样的概括:“全诗通过对刘兰芝和焦仲卿婚姻悲剧的叙述,揭露了封建家长制度和封建礼教摧残青年男女幸福生活的罪恶,歌颂了兰芝、仲卿忠贞不渝的爱情和对压迫的反抗精神。”在权威教参面前,没有哪一个师生不深信这一主题是绝对权威的。同样,仅在舞台上看过此剧的观众如果不经过深刻思考,单单是凭两个多小时的眼观耳闻,自然每个人也都会觉得焦母是这场婚姻悲剧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说大家都把这场婚姻的悲剧归因于封建礼教、封建家长制。

通过对该剧剧情的仔细分析,我觉得造成焦刘婚姻悲剧的根源不能简单地归因于封建家长制和封建礼教的迫害,焦刘的爱情也并非完全忠贞不渝,最起码我认为焦仲卿对刘兰芝的爱情是打了折扣的。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场婚姻悲剧的出现,值得我们深思。

在舞台上我们看到,焦母对温柔贤惠的刘兰芝百般刁难才使得他们离婚;刘兰芝回家后又遭到母亲和家兄的逼迫导致再嫁;焦刘二人是那么的相爱,由于被逼迫而双双殉情。然后由此扣题:本剧的矛盾根源就是封建家长制度和封建礼教摧残了青年男女的幸福生活,本剧歌颂了兰芝、仲卿忠贞不渝的爱情和对压迫的反抗精神。

这样认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看戏剧,往往要看剧情背后的东西,因为那样才深刻。我之所以怀疑当前情况下戏剧迷们对《孔》剧的悲剧矛盾根源的定性,是因为我觉得下面几个问题在此剧中更加值得挖掘思考。首先,焦母固然是一个顽固的家长,对儿媳冷酷无情。她看不惯刘兰芝的“自专由”,但她自己并没有权力直接写休书来休掉儿媳。这一纸休书,最后由谁来写?是焦仲卿!表面看,封建家长制无情,但封建的家长们如果没有外力相助也不能成其事。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看,封建家长制不是制造刘兰芝婚姻不幸的最终原因。还有,刘兰芝回家后,母亲和家兄逼迫她改嫁,表面看似是作为封建家长的母亲和哥哥在施展罪恶权威。但仔细联系封建社会现实,我觉得是另有力量来推动刘母和刘兄抓紧时间逼迫被休返家的刘兰芝再嫁的。这个外力是什么?应该从刘兰芝的哥哥身上找起。妹妹被休,一家之主的哥哥颜面尽失,如何挽回?当然是施展权威逼迫妹妹嫁的比原来要好。再有,这个很关键,也就是我认为焦仲卿对刘兰芝的爱情不能完全用忠贞来概括。被休在家的刘兰芝已同意嫁给“意郎体”了,也就是无论焦仲卿来不来接她,她都会另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了,但为何一定要死呢?仔细分析剧情看出,刘兰芝之所以死是焦仲卿的失信在先,而后得知刘改嫁又来对刘兰芝进行羞辱,这才促使刘兰芝下了必死之心。我觉得刘兰芝之死和焦仲卿关系最大。

这样看来,我们可以得知,焦母是借助了儿子焦仲卿之手休掉了“实不称我意”的儿媳,刘母也是最终借助儿子的力量让女儿“另谋幸福”,刘兰芝最后也是因焦仲卿的斥责负心而死。梳理一下,原来是两个男人最终导演了整个焦刘悲剧,而这两个男人都还蒙在鼓中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两个男人怎么会不自觉间导演了如此大的悲剧呢?推究起来,我认为是封建社会的男权思想在起着潜在作用。在封建社会,男尊女卑中的男尊就是男权,男权是封建社会中男人与生俱来的随身产物。女卑就是种种的不自由,这种卑压抑了封建社会中女性的一切美好。

总结而言,最终是男权思想结束了焦刘二人的幸福婚姻生活,这也是封建社会的必然产物。

女卑,其实在剧情中体现并不十分明显。明显的地方其实也有,如焦母和刘母一个是不喜欢儿媳,百般想休掉儿媳。另一个是对女儿被休归家觉得颜面无存,想女儿改嫁。但两个女性即便是封建的大家长,她们也无法直接决定刘兰芝的最终命运,她们最后都是借助儿子(男权)的力量达到了目的。我觉得这里恰恰是十足地体现了封建社会的女卑。对刘兰芝而言,与其说“女卑”不如说“女无奈”,我们倒是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反抗精神、强烈的自由意识。

从焦仲卿身上也看到了他有反抗压迫、追求幸福婚姻的意识,但实在不强烈。他不做大挣扎地屈从母亲而休妻,他久久不能兑现自己接妻的诺言。我反而看到的是他强烈的大男子主义,也是就男尊男权思想。一个大男子终不想向女子示弱,尽管他深爱着刘兰芝。当他听到刘兰芝改嫁了,并且所嫁之人绝非自己一个小小府吏所及,他自尊受挫,男权意识促使他策马怒气而来。来,不是接人,而是责怪。二人约会时,他的言语中没有宽慰与体贴,尽是讥讽与中伤。这令得在封建社会里纵有万般自由意识的刘兰芝也绝望至极了,毕竟封建社会“女卑”还是被看做理所当然的,弱小的追求自由的力量在强大的男权的威慑下轰然垮塌。刘兰芝“举身赴瑶池”了,她留下了爱的绝望与反抗,焦仲卿暴露了自己的残忍与自私,他的爱并不忠贞。他在诺言与愤恨中“自挂东南枝”了。与刘兰芝相比,焦仲卿的死是那么的不情愿,不痛快。我们甚至可以说,焦仲卿之死可能是因一时的冲动,和殉情无关。

死,留下了什么?只有结尾的鸳鸯还算慰藉与浪漫吧!

一般情况下,观众们在欣赏剧情时,都随着剧中主人公的遭遇好坏而心情随之沉浮。好的结局,大家叫好;坏的结尾,人们愤恨。人们总是在表层剧情中寻找某个破坏自己心中理想结局的那个角色,把他(她)挖出来,骂一骂,恨一恨,泄掉心中怒气,但很少去挖掘剧情中更深层次的东西——戏剧的矛盾根源。有的时候,即便找到了这一矛盾根源,也不是正确的,而于戏剧文化而言,这又是最重要的。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