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银屑病及其并发症中医机理探析

银屑病及其并发症中医机理探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4日 00:34:03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银屑病及其并发症的病因复杂,具体病理机制有待阐明。希望在临床中治疗银屑病原发病时,关注其并发症,提高疗效,提升患者的生存及生活质量。
摘要:银屑病是一种临床常见病及多发病。近年来,银屑病被证实为一种累及系统的疾患,除皮肤和关节损害外,可累及心血管及代谢系统等。本文从中医视角出发,探究银屑病及其并发症的病因病机。以期提高对银屑病并发症的关注,提高患者生存及生活质量。
关键字:银屑病,血虚,痰饮,瘀血。
银屑病是一种临床常见的慢性、复发性、炎症性皮肤病。病因不明,发病机理复杂。多认为其发病是遗传与环境因素共同作用,可由外伤、感染等诱发,临床特点表现为境界清楚的鳞屑性红斑和不同程度的瘙痒。通常可分为寻常型银屑病、红皮病型银屑病、关节病型银屑病和脓疱型银屑病。中医古籍对本病的记载,有白疕,疕风,蛇风,松皮癣,干癣,白壳疮等。冯小刚[1]等通过整理从隋唐到明清关于银屑病的中医古籍得出该病病因病机主要有11种认识:风湿、风湿合寒湿、湿热、虫 、湿热合虫、风湿热合虫、血热、肺毒热邪、脾生湿热合肺气风毒、血热合风邪和燥热、血燥合风邪。现代医家对其病因病机的认识主要存在血热论、血瘀论、血燥论、外风内热论、肾精亏虚论、阴虚瘀热论、六淫致病论、阳盛内热论等观点。银屑病中医病因病机及相应治疗方面的探究古今多位医家已论述良多。而日益增多的银屑病并发症报道亦不容忽视。银屑病除了引起皮肤、关节、甲的改变外,尚可并发眼部疾患、代谢综合征、肾脏病变等。现就银屑病及其常见的相关并发症从中医机理略作探讨。
笔者认为银屑病的发生是先天禀赋异质、情志及环境等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血分有热影响疾病的整个过程。其病理机制为虚实夹杂。虚主要责之于血虚;实主要责之于痰饮和瘀血。银屑病的发生因患者素体营血亏虚,血热内蕴,生风化燥,肌肤失养而成。根据现代流行病学调查与研究发现,遗传、药物、吸烟、饮酒、精神压力、气候寒冷、感染等均为银屑病的危险因素。已发现在银屑病患者中存在参与Th1反应的Ⅰ型细胞因子如IL-2、IL-6、IL-8、TNF-α的过度表达。同时,动物模型表明由Th1向Th2反应的转换可以使银屑病好转。Th1细胞主要介导细胞免疫反应,Th2细胞主要调节体液免疫反应。就抗感染而言,细胞免疫可以有效清除细胞内感染的病原体,体液免疫主要防御细胞外微生物感染及中和毒素。机体的Th2反应增强可使银屑病病情好转。进一步讲,防御及抗邪功能的增强有利于银屑病病情。故考虑该病的发生是因为患者禀赋特质血虚,造成机体功能减退而成。《外科证治全书▪发无定处证》中记载:“白疕,一名疕风,皮肤燥痒,起如疹疥而色白。搔立屑起,渐至肢体枯燥坼裂,血出痛楚,十指间皮厚而莫能搔痒。因岁金太过,至秋深燥金用事,乃得此证。多患于血虚体瘦之人,生血润肤饮主之。”营血亏虚之人更加存在银屑病的易感性。《素问•口问》:“邪之所在,皆为不足。”进一步探究血虚的原因,可由外感六淫,七情内伤,劳倦过度所致。有研究发现皮损红斑处的血流加快,尤其是处于进行期的患者,往往存在皮温升高。“血遇热则行,得寒则凝”。血热是银屑病患者不可忽略的一个特点。血分有热可因外感热邪;或寒、湿之邪郁而化热;抑或情志化火,饮食不节等多种因素引起。血热的存在除了可以产生瘀血外,可进一步导致血虚。《灵枢▪论疾诊尺》:“尺炬然热,人迎大者,当夺血。”尺部肌肤高热炙手,并且颈部人迎脉盛大,属于热盛伤阴,营血亏耗的失血证。热陷血脉,蕴结不去,暗耗阴血或致出血,故可引起血虚。血虚可致脉道不利,酿生痰饮、瘀血。银屑病除了皮损表现为红色肥厚性斑块外,也存在广泛的血管异常和微循环障碍。其病理显示存在甲皱、皮肤微循环障碍现象,如真皮乳头毛细血管弯曲畸形、管袢顶部淤血、全血黏度和纤维蛋白含量增加等。叶天士云“病久气血推行不利,血络之中,必有瘀凝,故致病气缠绵不去”。笔者认为痰饮、瘀血是银屑病过程中重要的病理产物,是银屑病易复发、难消退的关键。二者皆为“内生有形实邪”。可阻碍气机,影响气血正常运行,干扰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引起气虚、气滞,进一步导致痰饮、瘀血,形成恶性循环,致使银屑病反复发作,缠绵难愈。银屑病的并发症与血虚、痰饮、瘀血关系密切。
银屑病患者存在发生心脏疾患、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和其他代谢性疾病的高风险。银屑病并发代谢综合征在国内多有报道。现代研究表明,银屑病和代谢综合征同为慢性炎症性疾病,可能通过共同炎症通路,发生相同的病理改变诸如慢性炎症、血管增生、氧化应激等致病,且可能共享易感基因和座位[2]。从中医的角度来看,代谢综合征可归属于肥胖、消渴、眩晕等范畴,其发病与血虚、痰饮、瘀血密切相关。古代有“肥人多气虚”、“肥人多痰”、“肥人血浊”之说。血虚及气,推动功能减弱,脂膏沉积,发为肥胖;痰饮、瘀血聚集体内,与脂膏交结,使人体臃肿。血虚失养,脾胃运化失常,积热内蕴,化燥伤津;瘀血、痰饮内阻,津液不布,发为消渴。血虚不荣,清窍失养;或痰饮、瘀血互结,困阻气机,清阳不升,发为眩晕。痰饮、瘀血既是代谢综合征形成的原因,又是疾病进一步发展的病理因素。中医学认为津血同源,津液和血液都由水谷精微所化生,二者相互滋生,相互转化。而且在运行输布过程中相辅相成,血可化津,津可入血,津液与血液中任何一方的运行失常均可相互影响。饮停痰阻,气机失常,可致血行不畅,变生瘀血;瘀血停留,亦会阻碍气机,影响正常水液代谢,化生痰饮。痰瘀互结,进一步损伤脏腑功能,气血津液代谢日益紊乱,诸症丛生。痰瘀本质的现代研究不断深入,研究发现血清胆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含量的升高是“痰浊”特有的重要生化指标和物质基础。研究认为痰证和痰瘀证均表现为血液循环“黏”、“浓”、“凝”、“聚”的异常变化。白洁[3]等以血府逐瘀汤合二陈汤治疗代谢综合征36例,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效果,能有效调节血糖、血压、血脂及体重指数,减轻或延缓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和发展。这说明了痰饮或瘀血均可引起代谢综合征,反之,痰饮或瘀血是代谢综合征的重要条件。
银屑病患者亦可发生眼部病变,因其症状和体征细微易被忽略,其发生多见于银屑病的活动期或与关节病性银屑病并发。银屑病患者出现眼部症状的发生率约为 10%,男女比例约为 2:1[4]。可表现为干眼、眼睑炎、结膜炎、睑球粘连、角膜炎及葡萄膜炎等[5]。银屑病眼部症状轻重不一,包括刺激、瘙痒、畏光、眼干及流泪等。银屑病眼部受累通常表现为双侧,多发生在银屑病进展期,常与关节病性银屑或脓疱型银屑病并发。《素问▪五脏生成》曰:“肝受血而能视。”血虚双目失养,可致眼部诸疾。银屑病眼部症状的发病机制尚不明确,可能与各种免疫细胞及炎症因子引起的炎症反应有关。张红敏[6]等认为痰饮、瘀血是低度炎症的主要病理产物,也是导致低度炎症持续存在、缓慢进展的致病因素;痰瘀互结是低度炎症的基本病理特征。痰饮上犯,可致胞生痰核,眼底渗出物增多;若痰饮化热,湿热蕴蒸,则见眼睑湿烂、瞳神紧小、云雾移睛等。瘀血内阻,阻塞不通,可致双目胀痛、白睛结节隆起等。
银屑病合并肾脏疾病的报道日趋增多。银屑病相关性肾病是银屑病引起的以血尿、蛋白尿、水肿、高血压甚至肾功能损害为主要表现的继发性肾损害。Koszik[7]等研究表明,银屑病加重期间会出现肾脏损害,如肾脏淀粉样变等病理表现。目前有关银屑病肾病的报告研究认为银屑病相关性肾病是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其损伤以肾小球为主[8,9]。银屑病相关性肾病属于“关格”、“虚劳”、“癃闭”、“水肿”、“溺毒”等病症范畴。“血不利则为水”。血行不利,瘀阻脉络,阻滞气机,气滞水停,化为痰饮,加重病情。血为气之母,血能载气。血虚则致气虚,气虚不固,蛋白等精微物质失于固摄,随小便排出。精微外泄,气亦随之而失,无以推动三焦水液代谢,水液壅塞即成水肿。肾藏精,精化血,精血滋肾,血虚无以养肾,肾主水气化之功失常,可见小便不通,全身水肿。痰饮、瘀血内阻,损伤血络,三焦气化不利,亦可见水肿、血尿。黄军骁[10]认为,痰湿较重的病人,其血液黏稠度较高,以致肾微循环血流缓慢,影响了新陈代谢和毒物的排泄,从而造成局部炎症反复不愈。证明了痰饮、瘀血在肾病病理中的重要作用。
综上所述,血虚、痰饮、瘀血可以看做是银屑病及其并发症的重要病因病机。以上论述仅为笔者拙见。银屑病及其并发症的病因复杂,具体病理机制有待阐明。希望在临床中治疗银屑病原发病时,关注其并发症,提高疗效,提升患者的生存及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冯小刚,耿春霞,吴明明.银屑病中医病因病机文献研究[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9,18(8):932-933 ..
[2]Azfar RS,Gelfand JM .Psoriasis and m etabolic disease:epidemiology and pathophysiology [J].Curr Opin Rheumatol,2008 ,20(4) :416-422 .
[3] 白洁,黄大祥,马维骐.血府逐瘀汤合二陈汤治疗代谢综合征36例临床观察[J].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5,18(22):1628.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