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术语学视角下的法律术语翻译-以《合同法》英译为例

术语学视角下的法律术语翻译-以《合同法》英译为例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4日 00:41:13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惊蛰节气的到来预示着真正的万物复苏,它是二十四节气里第三个节气,也是一年中第三个季节特点。一阵阵的春雷提醒着冬眠中的动物们出来活动了,提醒着人们开始进入春耕的时候了。那么,下面就由小编给大家讲解关于惊蛰的由来及习俗。
摘要:本文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英汉对照版本为例,从术语学角度对法律术语的翻译进行了对比分析,以法律术语的三个不同术语特点为切入点,为法律术语的翻译提了一些建议。
关键词:术语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法律术语;
术语学视角下的法律术语翻译
以《合同法》英译为例
Terminological Study on Translation of Legal Terms in the English Version of Contract Law
Abstract: Based on the English and Chinese Version of Contract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paper compares and analyzes the translation of legal term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erminology and provides some suggestions for the translation of legal terms according to its three features respectively.
Key Words: Terminology; Contract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egal Terms
一、引言
通过语音或文字来表达或限定专业概念的约定性符合,叫作术语。术语可以是词也可以是词组(冯志伟,2011)。18世纪,瑞典著名植物学家林奈(C.V.Linne)首创“双名命名法”,使过去紊乱的植物名称归于统一,开创了术语命名原则和方法研究的先河 。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在中国的术语学方面,由于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不完全发展,并未形成系统的术语,大部分汉语术语是通过间接翻译,将日语的翻译再借用到汉语当中。术语学的主要研究对象是专业词汇单位,且首先是术语。由于术语的属性和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所属的术语集,因此,术语学的主要对象物应该是术语集,即某一知识领域中使用的术语综合(格里尼奥夫,2011:7)。 法律术语作为法律行业的专门用语,可以作为一个术语集来研究。
随着经济的发展,国际交流的推进,法律语言的翻译逐渐受到重视。根据 Susan Sarecvic 在其著作 New Approach to Legal Translation 中指出法律翻译不再被认为是语言转换的过程,而是在法律机制中进行的交际活动。李克兴和张新红(2006)指出法律翻译同其他翻译一样,是一种交际活动。但法律翻译特别是法律术语的翻译,不能仅仅被看成是一种交际活动,因为翻译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一系列法律行为的裁定等法律程序,法律术语本就具有准确,意思清晰等特点,所以在法律术语的翻译过程中也必须把握好这些属性,这也给法律术语的翻译带来了难度。术语应当具有专业性,约定俗成性,单义性,科学性,理据性,简明性等一系列特点,法律术语作为法律行业的术语集合,应当遵循术语的这些特点要求,因此法律术语的翻译不应当只考虑到法律层面,应当从术语学的角度进行翻译分析。
二、法律术语的特点                                                                          
根据国家标准GB/T 10112《术语工作•原则和方法》 ,术语是专业领域中概念的语言指称。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索绪尔(De Saussure,1980)指出,任何语言符号都是由概念和音响形象结合而成的;概念叫作“所指”,音响形象叫作“能指”,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关系是约定俗成,具有任意性的特点。冯志伟(2011)指出,术语学需要从概念(所指)出发去考虑这个概念的名称(能指)是什么,也就是说在术语学中概念先于名称。因此术语可以看成对概念所作的限定。术语具有专业性,约定俗成性,单义性,科学性,理据性,简明性,能产性,稳定性,系统性,确切性,国际性等属性,根据术语的定义可以发现,专业性是术语最基本的属性,对应的是系统性的要求,我们可以把某一学科的所有术语作为一个术语集来研究,也就是术语所具有的系统性特点。单义性是术语最重要的属性,术语的单义性会减少歧义的产生,而绝对的单义性是不存在的。术语学被当做一门科学来研究,所以科学性和理据性是术语的基本属性,也代表了科学的严谨和逻辑。简明性使术语更加易于记忆并且方便使用。能产性是术语发展的最基本要求,也反映了旧术语构成新术语的能力,即由已经存在的术语派生或是组合形成新的术语。稳定性,即术语在发展的过程中不会轻易改变,不能随着时代的变迁不断地变化,这也会造成术语系统的混乱,所以术语的稳定性是很重要的。系统性是指,术语并不是单个存在的,研究术语要从一个术语集来出发,而某一特定领域的术语必须处在一个系统层次之中。确切性,术语要确切地反映概念的本质特征,而国际性是术语应当有统一的国际标准,方便国际交流使用。
法律术语是法律语言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杜金榜(2004)指出法律术语是用于表达法律概念,指称和反映法律领域特有的或与法律相关事物的现象和本质属性的法律行业专门用语。姜剑云(1995)指出法律作为一门科学,同其他科学一样,拥有一批专门用语,这些专门用语表示法律科学特有的事物(现象)以及相应的法学概念,概括地反映法律现象(事物)的本质特点,适用于法律领域,成为法律语体的主要标志。这是法律科学术语,简称为‘法律术语’。
法律术语,作为一个专门学科的术语,有着与其他学科术语不同的特点,其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表达立法者的法理念。孙懿华和周广然(1997)在其合作出版的《法律语言学》一书中,对法律专业术语的特征进行了详尽的表述。他们指出,法律专业术语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词义的单一性:法律专业术语单一、固定的含义是法律所赋予的,因而在运用过程中,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对其有同一的解释。
(2)词语的对义性:法律术语的另一个特征就是词语的对义性。词语的对义性是指词语的意义互相矛盾、互相对立,即词语所表示的概念在逻辑上具有一种矛盾或对立的关系。在法律专业术语中,有很多组这样的对义词,如原告人和被告人;上诉人和被上诉人;权力和义务;主犯和从犯等等。 
(3)使用上的变异性:法律专业术语的变异性是指某些术语的使用与民族共同语的语言习惯有所不同。如“不作为”这个法律术语,从内部结构上看,属于偏正关系的动词性词组,它是由否定副词“不”修饰动词“作为”,但在法律语言中,作为法律专业术语的“不作为”已不再是动词性词组,而是两个具有名词性质的法律概念,常常充当主语和宾语。
(4)构词成分的特殊性:在法律专业术语中,多数词语内部的词素都是按照民族共同语的一半构词规律组合在一起的,但也有少数法律术语的构词成分超出了常规。 
(5)词语的类义性:存在大量的类义词是法律专业术语的又一特点。类义词是指意义同属某一类别的词。例如我国《刑法》中的“罪”就是一个属概念,根据犯罪行为的不同性质首先可以划分为十个类罪,如“危害国家安全罪”、“危害 公共安全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侵犯财产罪”等,十个类罪名就是一组类义词,而这十个类罪名有分别可作为一个属概念根据具体犯罪行为的性质分别划分为若干具体罪名,如“侵犯财产罪”可以划分为“抢劫罪”、“盗窃罪”、“抢夺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等 12 个具体罪名,这些具体罪名又构成新的类义关系,成为新层次上的类义词。
三、 术语学视角下法律术语的翻译
术语翻译是从原文术语到译文术语的转换过程,在翻译过程中尽量保持语义的对等。根据符号学的观点,同一对象可以使用不同的符号加以指称。(孟令霞,2011)所以术语翻译时,会在目的语中找到不同的术语选择,即源语当中的单个术语可能对应目的语种的多个术语,这就导致了语义无法一一对等,而实际上术语翻译中语义的绝对对等是不存在的。法律术语,作为一门对准确度要求较高的专业术语,法律术语的翻译应当遵循单义性、对义性和类义性。
(一)、单义性
法律术语的翻译首先应当遵循单义性原则,以确保翻译的准确。法律术语词义的单一性,也可称单义性,是法律术语固有的特点,也是法律所赋予的所有的法律术语应当有统一的解释。因此在法律术语翻译的过程中,术语本身应当时一一对应的,源语和目的语当中的术语词义也应当一一对应。下面结合几个例子,探讨法律术语词义的单一性对翻译过程的影响,以下的例子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节选:
例1.
第二条本法所称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 
Article 2 Definition of Contract; Exclusions For purposes of this Law, a contract is an agreement between natural persons, legal persons or other organizations with equal standing, for the purpose of establishing, al tering, or discharging a relationship of civil rights and obligations. 
在这句话中法人被译为“legal person”,但在法律词典当中法人也可被译为“corporation”,这句法条当中选择了“legal person”的译法,是因为尽管“legal person”和“corporation”都可以译为法人,但是这一对词所表达的意思是有区别的。“Legal person”(也成为artificial person, fictitious person, juristic person, moral person)为一通用语,指民事权利主体之一,与自然人(natural person)相对,指按照法定程序设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独立的(或独立支配的)财产,并能以自己的名义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社会组织(张友渔,1984:105)。它可指企业、事业、社团等各种性质的法人机构。相比之下,“corporation”(也称为corporation aggregate, aggregate corporation, body corporate, corporate body)则是专门用语,指即我们所说的企业公司法人,属于“legal person”所包含的范畴(Cf. Bryan A. Garner. 1999:341)。本法条当中的法人指的是民事权利的主体,它的所指范围包括企业公司法人,所以就不能用corporation来翻译,否则会导致语义上的缺陷,考虑到法律术语的语义单一性,本法条中法人被译为legal person。
例2.
第十三条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 
Article 13 Offer-Acceptance A contract is concluded by the exchange of an offer and an acceptance.
 第十八条要约可以撤销。撤销要约的通知应当在受要约人发出承诺通知之前到达受要约人。
Article 18 Revocation of Offer An offer may be revoked. The notice of revocation shall reach the offeree before it has dispatched a notice of acceptance. 
Promise, acceptance和offer,其中promise是要约人向被要约人所作要约,为一种主动的“允诺”或“许诺”(Linda Picard Wood. 1996:389)。而acceptance则为“承诺”,是被要约人(offeree)对要约(offer)的一种认可(Bryan A. Garner. 1999: 11)。Offer则与promise意思相同,是主动对他人的“要约”(Daphne Dukelow. 1991:711);但与promise不同的是offer可以撤销(revocable);而promise作为“允诺”则不可能撤销(William R Arson. 1891:337)。分析第十八条的要约得出结论,本法当中的要约指的是可以撤销的,根据法律术语词义的单一性要求,要约在本法条中译为offer而非promise。
通过以上两个例子,译者在英译法律术语时,必须遵循单义性原则,否则会引起译入语中的术语语义混淆,出现词不达意的情况,而法律术语作为一种专门用语,对准确性和标准性要求极高。
(二)、对义性
法律术语的翻译还应当遵循对义性原则。法律术语当中存在大量的对义词,对义词是指词语的意义相互矛盾、相互对立,即词语所表示的概念在逻辑上具有一种矛盾或对立关系的词(王道庚,2006:21)。在法律工作中,工作的对象都是存在利害关系的两个方面,所以法律术语当中的对义现象是有法律工作的性质所决定。翻译时,如果源语是一对对义词,译成目的语后,也必须以对义词的形式出现,一一对应。例如:right(权利)—obligation(义务);creditor(债权人)—debtor(债务人);offeror(要约人)—offeree(受要约人);plaintiff(原告)—defendant(被告);power supplier(供电人)—power customer(用电人);donor(赠与人)—donee(受赠人)。通过这组词的对比,不难发现,法律工作确实是针对两个互相对立的双方,所以对义性也是法律专业术语的基本属性之一。
再如public corporation和private corporation,两两术语都有两个各自相对的含义。首先public corporation可指由州政府为政治目的而建立的公司,其作为政府管理的代理机构被授予一定权利,此时它为“公公司”,在此意义上,它又可称为“政治公司”(political corporation)或“官方公司”(government corporation);其次,它可指其股份对公众进行销售之公司,此时它为“开放公司”,在此意义上,它又可称为publicly held corporation,即“股份上市公司”(James E. Clapp. 2000:110)。而private corporation一是指由私人组建的非官方目的,多为经营商事之公司,故为“私公司”或“私人公司”;此外,它又指“股份不上市公司”,在此意义上,其又可称为“封闭公司”(closed corporation; closed corporation; closely held corporation; privately held corporation)(James E. Clapp. 2000:110)。这对对义词各自代表的语义也存在对义性,所以这是一对较完美的对义词,而在大多数法律术语当中,对义词并不要求这两个词的所有语义都具有相对的含义,只是其中特定的一个或者两个语义具有对义性就可以称之为对义词。
(三)、 类义性
存在大量的类义词是法律专业术语的又一特点,在翻译法律术语时也必须遵循类义性原则。类义词是指意义同属某一类别的词。顾维忱(2011)认为,类义词是概念划分的产物,归属于同一义类的词则分别表示同一属概念之内的若干种概念。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的法律术语为例,合同可以根据不同的功能分为买卖合同—Sales Contracts;供用电、水、气、热力合同—Contracts for Supply of Power, Water, Gas , Or Heat;赠与合同—Gift Contracts;借款合同—Contracts for Loan of Money;租赁合同—Leasing Contracts;融资租赁合同—Financial Leasing Contracts;承揽合同—Contracts of Hired Works;建设工程合同—Contracts for Construction Projects;运输合同—Carriage Contracts;技术合同—Technology Contracts;保管合同—Safekeeping Contracts;仓储合同—Warehousing Contracts;委托合同—Agency Appointment Contracts;行纪合同—Trading-Trust Contracts;居间合同—Brokerage Contracts。这可以认为是《合同法》对合同的基本分类,《合同法》对每一类合同都作了较为详细的规定。通过对比“合同”的这些数概念词可以发现,尽管这些属概念词都同属于“合同”这个类义词,翻译的时候不能都做相同的处理,而是要根据目的语的使用习惯,我们将合同的分类都称为“….合同”,但在英文当中,并没有都是用for的词组,比如说买卖合同就翻译成Sales Contracts而非Contracts for Sales。
法律术语中存在许多类义词,这是因为法律是人为创造的,它在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地更新,改变,从创始之初的刑法等基本法律发展到今天的各方面法律同时存在,同时约束着个体和社会的行为,为适应社会的发展,我们的法律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大,不断地修改,法律所调整的事全体公民,法人,机关,团体等各种各样的法律关系。这些法律关系的概念有大有小,有属有种,是一个非常完善的体系,也因此出现了大量的类义词,来划分不同层次的属概念和种概念,从而避免了对法律概念理解上的任意扩大或是缩小。作为译者,在翻译法律术语类义词和其属概念词的过程中,必须要把握好不同概念之间的层级关系,注意源语和目的语中的法律语言使用习惯,尽量使翻译过来的术语简洁,准确,符合法律术语的翻译标准。
四、结语
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当中的法律术语为例,本文主要从术语学角度对法律术语的翻译进行了对比分析,提出法律翻译必须遵循单义性,对义性和类义性原则。法律语言的翻译在中国依旧存在着很多的欠缺之处,近几年,中国翻译界的发展速度缓慢,法律术语的翻译应当是法律语言翻译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却未得到足够的重视,本文虽然从术语学视角对法律术语的翻译进行了分析,只是提出了如何翻会更好,如何翻会更加标准,却没能提出一个法律术语翻译的统一标准,可以说法律术语翻译任重而道远,术语学是近几年逐渐受到重视的一个学科,如何将术语学与法律术语更加完美的结合,本文只进行了初探,还需要更多的探索与研究。
参考文献
[1]Bryan A. Garner. Black’s Law Dictionary. West Group. 1999:341
[2]E. Wuster. Einfuhrung in die allegemeine Terminologie und terminologische Lexikographie, 3. Auflage, Bonn: Romanistischer Verlag, 1991.
[3]Susan Sarcevic. New Approach to Legal Translation[M]. 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1997.
[4]冯志伟. 现代术语学引论[M].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1:29-93
[5]冯志伟,关于“学名”的一些资料——纪念瑞典植物学家林奈诞生200周年,《语言文建[6]设通讯》(香港),2007年9月,第87期
[7]孙懿华,  周广然.  法律语言学[M].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7:61 .
[8]张友渔. 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84:105
[9]杜金榜. 法律语言学[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10]姜剑云. 法律语言与言语研究[M]. 北京: 群众出版社,1995.
[11]李克兴,张新红. 法律文本和法律翻译[M]. 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公司. 2006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