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遵义市H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解决因病致贫能力研究

遵义市H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解决因病致贫能力研究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4日 21:21:05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新农合的实施对解决因病致贫问题有较大贡献,应提高筹资水平,完善补偿方案,重视报销过程管理,增强资金瞄准能力,进一步提升这项制度解决因病致贫的能力。

摘要:目的:评估遵义市样本地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以下简称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问题的能力,为完善该制度提供参考依据。方法:采用入户调查方法收集数据,通过贫困指标分析住院患者家庭因病致贫的普遍程度、严重程度以及新农合对因病致贫的缓解程度。 结果: 家庭贫困发生率为14.29%,贫困缺口率为-209.66%。经新农合报销后,前者下降到9.09%,后者缩小为-156.45%,资金使用率和供给率分别为27.35%和33.71%。结论:新农合的实施对解决因病致贫问题有较大贡献,应提高筹资水平,完善补偿方案,重视报销过程管理,增强资金瞄准能力,进一步提升这项制度解决因病致贫的能力。

关键词: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因病致贫;遵义市

Research On Ability of New Rural Cooperative Medical Scheme Solving Farmers’ Poverty Due to Illness in H District of Zunyi City

Abstract: Ob jective: To evaluate the new rural cooperative medical scheme (NCMS) to solve the poverty problem in H district of Z city, so as to provide the reference for improving the NCMS. Methods: Using survey data to analyze the degree of universality, severity of poverty due to illness and NCMS’ ability to solve the poverty and alleviate the degree of poverty due to illness. Results:The family poverty rate is 14.29%,the poverty gap rate is -209.66%%.After the NCMS reimbursement, these ratio decrease to 9.09% and -156.45%,respectively.The funds usage rate and supply rate are 27.35% and 33.71%, respectively. Conclusi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CMS has good contribution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poverty due to illness, Government should raise the level of NCMS funding, perfect the compensation packages, pay attention to the reimbursement process management, and strengthen the funds’ targeting capability, further improve the NCMS’ ability to solve poverty due to illness.

Key words:NCMS;poverty due to illness;Zunyi city

First-author’s address:School of Management,Zunyi Medical University,zunyi,530003

国内外研究表明,疾病和贫困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相互交织在一起,通过医保制度来解决因病致贫和返贫问题成为多数国家反贫困的优先战略之一[1]。中国政府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以下简称“新农合”)伊始就把解决因病致贫,逐步提高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和可获得性作为本制度优先目标,陈迎春等(2005)[2]、徐润龙等(2006)[3]、闫菊娥等(2009)[4]利用实证调查资料和监测资料的研究表明,新农合对解决因大病住院致贫的效果明显。2010年全国新农合覆盖率已经达到90%以上,有些地区甚至接近100%。在全农覆盖阶段,新农合究竟能否实现因病致贫的初始目标显然值得学界关注。这对于经济社会发展正处于跨越阶段的贵州农村地区来说,进行新农合能力评估显得意义更为重大。

1 数据来源与方法

1.1资料来源

本资料来源于2010年1月份对贵州省遵义市H区的现场调查。本调查采取分层抽样的方法在该区按好中差抽取3个乡镇,每个乡镇再按好差选取2个行政村,共选取H区3个乡镇的6个行政村进行访谈式问卷调查,共调查615户农村居民,合计2478人。

1.2研究方法   

本研究运用pen式模型(为纪念它的发明者荷兰经济学家Pen而命名的变异形式),采用贫困测度指标对患病住院经新农合报销前后的相关数据变化进行对比评价,主要包括贫困发生率、贫困距指数、贫困缺口率及补偿资金使用效率和供给效率等指标。

2  研究结果

2.1新农合降低参合住院人群的贫困发生率

按照遵义市当年最低生活保障标准700元/人•年作为贫困线标准,研究显示,住院农民在医疗费用支付前,家庭贫困人口指数H0为0,即没有家庭陷入贫困。这表明如果没有疾病和自然灾害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样本点农民收入水平已经处于由温饱向小康生活迈进阶段。在垫付住院医疗费用后,家庭贫困人口指数从H0上升到H2 ,达到14.29%,也即家庭贫困缺口增长了14.29%,个人贫困人口指数为12.59%。这说明疾病是影响样本点农村家庭致贫的重要因素之一。经新农合报销后,家庭贫困人口指数降到了H1,为9.09%(个人为7.28%),降低了5.20 %(个人为5.31%),也即因住院而致贫的家庭有36.39%(个人为42.17%)已经摆脱了贫困。

2.2 新农合解决贫困家庭的贫困深度

住院家庭在未住院之前,贫困距指数为0,相当于图1中的A面积为零。当住院家庭在垫付医疗费用后,部分家庭导致贫困,贫困距指数上升到179910元,贫困缺口率提高到-209.66%。可见,农村家庭一旦患大病住院,就有可能因病致贫和返贫,这清楚表明现阶段农村家庭经济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经新农合补偿后贫困距指数缩小到119253元,减少了60657元,贫困缺口率下降到-156.45%,这说明贫困家庭的贫困深度因新农合报销得到了缓解。

2.3新农合基金解决因病致贫的瞄准能力

因病致贫的瞄准能力是测量新农合筹集资金用于解决因病致贫效果的作用强度,反映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问题的针对性,一般可以用新农合资金的使用效率和供给效率指标来检验。计算结果表明,新农合资金的使用效率为27.35%(D+E/D+E+F),说明补偿基金中仅有27.35%用在对贫困人口的因病致贫减缓上,其余72.65%的基金都用于提高住院家庭的服务利用和收益上面。新农合的资金供给率为33.71%,(D+E/B+C+D+E)。换句话说,按照目前新农合筹资水平和住院补偿方案设计,如果要使得住院家庭通过新农合基金补偿脱贫或回到住院费用支付前水平,资金的缺口率达到了66.29%。

3讨论与建议

3.1新农合有较强减贫作用,还应重视报销过程管理

从研究结果可以看出,新农合减轻贫困家庭因病致贫的能力为36.39%,解决贫困人口的能力为42.17%,说明这项制度对解决农村家庭因病致贫取得了较强的成效,这对新农合进入全农覆盖阶段具有积极意义。今后应该逐步提高筹资水平,完善补偿方案,进一步增强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的能力。

不过,筹资水平和补偿方案的科学设计虽然是决定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能力的主要因素,但是笔者认为,新农合报销是一个连续的管理过程,虽然目前实行的现时结报制度增加了农民的方便程度,但由于受社会经济、文化环境以及新农合自身一些规定等诸多因素制约,农村居民能否得到及时的报销对解决因病致贫的能力将会产生一定影响。例如患者在住院期间,如果遇到一年一度的合作医疗筹资时,合作医疗证被合管办收回登记盖章,不能及时返还给对象户,出现在此期间住院对象因无合作医疗证而得不到报销的现象。该区高坊村有1户4口人家,妻子因肠子痛在乡镇卫生院住院18天,花费7000元。因证件未放在身边而得不到住院报销,才导致因病致贫。其次,近年来,随着新农合筹资力度加大,补偿标准每年都会发生变化,若不及时进行宣传,也会影响农民的收益。比如,当地新农合对农民工异地报销程度和手续都做了详细规定,并限制异地住院必须在72小时内告知区合医办。但农民工由于对报销政策不了解,有时并不知如何报销,甚至出现在外住院发票随意放置而丢失的情况。资料不齐全或报告不及时都将影响到合理的政策补偿,也会降低这项制度解决因病致贫的功效。

3.2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家庭服务利用的效率不高,应提高这项制度的瞄准度

研究结果显示,新农合资金的使用效率和供给效率均刚达到1/3左右,这提示这项制度设计针对解决因病致贫的瞄准度还需进一步调整。Hsiao(2009)[5]的研究发现,新农合起初未能在制度设计上处理造成医疗贫困的主要原因,即昂贵的慢性病门诊服务。虽然近年来,新农合制度针对慢性病的发展趋势,增加了慢性病门诊大病、重病等的报销,但由于筹资能力限制和以住院补偿为重点兼顾门诊补偿的综合考虑,门诊报销封顶线仅为200元(表3)。2003年国家第三次卫生服务调查就表明,农村地区慢性病病人年人均就诊费用为913.26元,自我医疗费用为180.93元[6]。区区200元的封顶线基本不能解决慢性病特别是老年慢性病高昂的日常治疗和药品费用。一旦慢性病家庭陷入大病住院,由于慢性病住院天数比较长,即使经新农合报销,自付部分总的费用也不低,这样就会增大慢性病家庭的贫困缺口率。因此,单单通过增加门诊统筹来解决慢性病患者的因病致贫效果还是不够的,新农合如何通过医防互动调整其保障方向,积极引导慢性病人做健康干预,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预防保健和疾病管理能力建设同样重要。

3.3 提高经济水平,消除农民大病患者获得服务补偿的拦路虎

理论研究表明,造成因病致贫的情况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对于患门诊(主要是大病)或(和)住院的农户来说,如果就医后,因医疗费用支出把家庭收入拉低到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下,经新农合补偿后(含医疗救助),家庭收入仍然没有回到最低生活保障线上;另一种是由于家庭收入约束或医疗保障的可及性弱,农民患大病后采取自我医疗或未采取任何措施,这部分家庭享受不到新农合报销,但却是典型的因病致贫。

显然在没有合作医疗之前,经济贫困极大地遏制了农民的医疗消费需求,尤其向服务使用者收费是造成阻止其获得所需服务的重要原因。而且,当人们无力承担必须的卫生保健费用时,一个健康问题可以使他们迅速陷入贫困或破产的境地[7]。尽管政府实施了医疗救助制度等配套政策,但由于医疗救助是一种事后救助行为,农民受家庭收入约束,即使参加了合作医疗,一旦罹患大病也难以看得起,因而得不到新农合报销。该区清江村一对夫妇,男65岁,患胃病,女64岁,患肾囊肿。女方是2009年2月在该市专区医院确诊为肾囊肿,然后到该市一所高等医学院校附属医院住院,但却被医院告知没得床位,就抓了700块钱的药品。实际上,他们说即使有床位也住不起院,其兄弟的媳妇患脚杆痛,住院4天,就花了3600元,后因无钱治疗,不得以离院。

因此,首先应进一步发展农村经济。农民收入提高了,一方面可以提高参保农户的缴费水平,另一方面也增强他们医疗保健的支付能力。其次,新农合要与医疗救助制度有机结合,加大医疗救助力度或利用二次补偿政策对贫困农民报销的倾斜度,降低他们的自付比例,以提高新农合解决因病致贫的瞄准度,将会增强贫困农民对医疗服务的可获得性。

参考文献

[1]洪秋妹,常向阳.我国农村居民疾病与贫困的相互作用分析[J].农业经济问题,2010(4):85-94

[2]陈迎春,徐锡武,王蓉,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减缓“因病致贫”效果测量[J].中国卫生经济2005,24(8):24-26.

[3]徐润龙,叶真,曾国经.浙江省三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方案对解决“因病致贫”问题的作用评价[J].中国卫生经济,2006,25(4):36-37

[4]闫菊娥,高建民,周忠良.陕西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缓解“因病致贫”效果研究[J].中国卫生经济,2009,29(4):59-61.

[5]Liu Y, Rao K, Hsiao WC.Medical expenditure and rural impoverishment in China[J].J Health Popul Nutr, 2003, Sep;21(3):216-222. 

[6]尹爱田,刘永强,王卉.农村慢性病病人家庭的疾病经济风险分析[J].卫生经济研究,

2004(12):14-16.

[7]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report 2007.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2007[EB/OL].

http://www.un.org/millenniumgoals/pdf/mdg2007.pdf, accessed 1 July 2008.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