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发展前景探析

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发展前景探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4日 21:42:04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快乐教育与任何一种教育方法一样,终极目标都是使人获得成功,因为只有成功才能让人感受到快乐。因此,帮助孩子成功是快乐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

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发展前景探析

——基于国际政治经济学视角

摘要:在全球或区域经济活动中,各国都利用自己的有利因素来影响全球或区域经济活动,争取最大化本国的经济、政治利益。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关系是进行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基础,中日韩三国从谋求各自经济、政治利益最大化的目的来推进自由贸易区建设,三方应该求同存异,在注重区域经济效率的同时也兼顾收益分配的公平,从共同利益领域启动自贸区建设进程。

关键词: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相互依存;共同利益

The prospect of China Japan Korea Free Trade Area

--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ics

新古典经济学主要关注效率和经济交流的互惠,国际政治经济学不仅关注效率问题,更注重公平问题,即更加关注市场活动收益的分配。在全球经济活动中,每个国家都十分关注并且极想采取行动来捍卫本国的价值观念和利益,尤其是权利和行动自由,都很想操纵市场力量,以增强自己的权利,威胁敌国,帮助友邦。[1]全球经济活动收益分配的结果会影响国际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均势。各国在收益分配中所处的地位取决于综合实力,反之国家的综合实力影响它在收益分配中的地位。[2] 

作为国家间的经济交流关系,贸易对国家政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一方面,各国在制定贸易政策时必须考虑国内经济和他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关系,这种相互依存关系一般通过建立稳定的贸易关系(如关税同盟、自由贸易区、经济共同体)得以实现、巩固和发展。另一方面,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以新保护主义 为具体内容的经济民族主义已经成了全球贸易关系中的一股强大力量。[3]这种力量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发展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发展历程

中日韩三国地缘相近,互通有无,长期存在友好交往的历史。进人21世纪以后,中日韩三国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有增无减,尽管三国之间还存在诸多矛盾,但各国仍以积极的姿态谋求彼此之间的共同发展。如下表1所示:自2002年底中国领导人倡议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十一年以来,三国研究机构针对自贸区对三国产业的影响进行深人探讨,研究显示,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可扩大中日韩区域内市场、消除三国间的贸易壁垒从而推动中日韩经济加速融合,形成互利共赢的局面。

经过三轮谈判,与会者认为三国在区域生产网络中形成了伙伴关系,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市场规模扩大的情况下,自贸区将为东北亚和平与共同繁荣的新时代开辟道路,三方应全力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经过十余年的快速发展,三国之间的经济早已紧密联系在一起,尤其是贸易合作,成效显著。中日韩三国GDP占东亚GDP的90%,占亚洲的70%。中日韩都是全球贸易大国,2013年,中日贸易总额3125.5亿美元,中韩贸易总额2742.5亿美元。三国经济规模在全球仅次于欧盟和北美,若自贸区建成,将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联合起来的自贸区。

中日韩三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关系是中国推进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基础,而近年来东亚乃至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新形势又促使中国进一步坚定了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决心。该贸易区的建设对于中国进一步深化贸易投资自由化及便利化进程,并全面贯彻在亚太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战略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上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中国的部分沿海城市如山东青岛,福建厦门都在日韩积极寻找经济伙伴城市,并不遗余力地创新合作模式,努力建设中日韩贸易先行区,力图撬动中日韩自贸区,使其早日建成。

二、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影响深远

首先,世界经济进入后危机时代以来,经济发展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加,成为各国发展经济所必须破解的新课题。由于推动世界经济新一轮开放的多哈回合谈判举步维艰,越来越多的经济体把目光转向地区和区域经济合作,以求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占得先机。以自贸区建设为核心的区域合作,已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对外经贸合作的一项重要战略,也成为新形势下的一种潮流。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离不开互相合作、自由开放的国际经贸环境,中日韩三国的情况尤其如此。通过积极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深化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实现三国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进一步提升三国的国际竞争力,更好地应对波诡云谲的世界经济格局。[4]

其次,由于中日韩的经济总量、人口规模、贸易投资规模均占举足轻重地位,三边自贸区建设将会通过地区内投资的活跃,形成推动力,驱动地区经济实现均衡化发展。因此,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带有促进东亚或更广泛的地区贸易自由化的前提属性,是推动地区多边自由贸易和投资的前提,对于促进泛亚洲自贸区建设也有重要的推进作用。

第三,中、日、韩之间的自由贸易区更多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日本是发达国家,韩国基于两者之间,这样一种合作一旦实现,比主要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东盟自由贸易区力量会更强。

此外,中日韩三国之间自由贸易区的设立,对中日韩三国之间的合作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对于消除三国之间的矛盾和误解,以及各种各样的历史遗留问题都会有所帮助。三国现在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历史遗留问题,包括领土争议问题,这一问题也可以通过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来缓解。

三、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的不确定因素分析

相比于世贸规则和其它的优惠安排,自贸区是开放程度更高的区域经济合作模式。自由贸易区的建设涉及的经济以外的因素更多,这些因素将对自贸区建设形成强大的阻力,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建设面临一定的障碍和挑战。

首先,日本政局的不断变化为中日韩经济关系的发展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日本右翼势力这些年影响日本政治潮流变化,导致日本政府在对外关系上采取强硬政策,造成和周边国家政治关系紧张,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直接挑起岛屿争夺;二是借历史问题,翻反法西斯胜利铁案;三是企图修改宪法,重走军事扩张道路。自贸区应该建立在地区间国家政治关系良好、地区国际关系和平的基础之上。现在由日本右翼控制的日本政府在对外关系上采取强硬政策破坏着地区国际和平与合作,使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遇到难以逾越的政治阻碍。

其次,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和建设还可能受到美国等亚太地区大国区域经济合作战略的干扰。区域经济合作是一个复杂的博弈过程,地区大国的战略决策对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发展带来深远影响。[5]随着TPP谈判的不断深人,美国已开始以该协定为基础在亚太地区构建新的经济合作格局。2011年5月19日,亚太9国 在美国发表声明称,经过6轮谈判,9国将努力争取在2011年11月达成自由贸易框架协定,并欢迎包括中日韩三国在内的其他APEC成员参与。如果进展顺利,TPP将与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共同成为亚太地区重要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并形成一定的竞争态势。同时,东亚峰会等机制的发展与演变也表明,美国正在强化其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并且不可能完全放弃对东亚地区多年形成的潜在影响。因此,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未来定位与发展很可能会触及美国的地区利益,中国应对美国的区域经济合作立场及动向保持关注。

 第三、东盟“战略平衡”因素对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姿态不容小觑。[6]近年来,东盟一方面以构建东盟经济共同体为目标,努力提升自身的凝聚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通过五个“10+1”自由贸易区 的形式努力推进东亚货币金融一体化的进程。在推进东亚货币金融合作进程中,东盟始终以“大国均衡”战略 为指导方针。东盟认为,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正处于上升的态势,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地区强国,而美国则是一个“温和的超级大国”,因此,有必要扩大美国和日本在该地区的存在与影响力,以制衡中国,避免任何一个大国或集团把持、控制整个亚太地区的政治经济局势,并借此提高东盟在亚太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政治声望和影响力[7]。若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取得成功后,三国将在各个领域展开深人合作,当条件成熟时,三国可以联合成立东北亚同盟。与东盟相比,东北亚同盟在绝大多数方面占据绝对优势,因而,在推进东亚货币金融合作一体化的进程中,可以迅速取代东盟成为核心地位。所以,应该在顺利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合作的同时尽量让东盟不感受到威胁。

四、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对策建议

1、理性对待中日韩三国民族主义,建立开放性的东亚地区主义

国家民族主义有着多重含义和多重功能,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国家民族主义大概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意识形态。在中日韩三国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国家民族主义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特别体现在国家和民族面临外族入侵、国破家亡的危难关头。国家民族主义又是一种政策和政治工具,是政府“处理民族问题、民族关系的原则和政策”。[8]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国家民族主义一方面能强化本民族存在的合法性和权威性;但也能演化成极端的民族主义,导致民族排外和民族分离。在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背景之下,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世界己经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地球村”,在各民族相互交织的国际社会中,强化民族主义的理性,弱化民族主义的非理性,才能有效地促进各国间友好关系的发展,有力地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2、推动三国在一定领域和一定区域内优先合作

就现状而言,三国可以有选择地在某些行业、某些区域内实行试点,例如可以在环黄海地区建立次区域经济合作组织,检验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可行性。日韩两国是东亚地区的科技强国,其科技创新力与产品开发能力都居于世界前列,国民受教育程度也普遍很高。以通信技术为特征的第三次科技革命,为亚洲的经济发展与腾飞创造了新的机遇。中日韩三国可以在3G技术开发的领域中加强信息的交流和研发的合作,努力推动亚洲知识产权的技术标准[9]。

3、加强企业合作和民间文化交流

企业是促进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是区域经济合作的载体。同样,非政府组织在促进区域发展方面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容小觑。中日韩三国目前可以先通过一些非政府组织来搭建平台,用以促进企业之间相互了解相互交流,为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正式建立做好准备。其次还可以通过构建多层次的合作机制,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加强相互间的沟通,扫清自由贸易区构建进程中的障碍。中日韩三国的历史渊源很长,文化上互通有无,在传统、生活习惯、思维模式上,中日韩三国有着极大的共性。因此,在贸易往来中,文化因素为三国的合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加深了三国之间相互理解,有利于减少由于沟通理解不当产生的贸易摩擦。

4、中韩先行建立自由贸易区,以外力提高日本加入自贸区的速度

近十年来中韩两国之间在贸易上既有垂直分工,又有水平分工,反映出中韩各自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自然禀赋条件中存在着很强的互补性,这就有利于促进中韩间加强经贸合作,开拓更广泛的合作领域,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10]政治上,朝鲜半岛实现统一离不开中国的合作;经济上,韩国经济快速发展离不开中国的市场;意愿上,韩国政府多次表达了合作的想法。这些积极因素都有利于中韩间率先实现自由贸易区。

至2014年5月,中韩就两国自贸区建设已进行了十一轮谈判,进展顺利。中韩自贸区的率先建成,对与中韩经济密切相关的日本而言必将是一种巨大的挑战。自由贸易区本身具有排他性,必将使日本无法分享中韩自贸区带来的区域经济合作效应,使日本丧失巨大的经济利益以及经济效应可能带来的政治成果。出于经济利益以及由经济利益带来的政治利益的考量,日本肯定会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和更主动的行动投身到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进程中来。

参考文献:

[1] Joanne Gowa,Allies、Adversaries、and International Trade(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4)

[2] Stephen D.Krasner,ed.,International Regimes(Ithaca: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83)

[3] 罗伯特•吉尔平著,杨宇光译《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M],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1年10月第二版

[4] 宋薇:《浅谈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与发展》[J],《全国商情(理论研究)》,2010(10),94-96页。

[5] 宋伟:《美国霸权与东亚一体化:一种新现实主义的解释》[J],《世界经济与政治》,2009(2),62-63页。

[6] 蒋序怀:《现阶段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对东亚货币金融合作的影响》[J],《探求》,2013(3),97-103页。

[7] 李文韬:《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战略及其对APEC合作影响》[J],南开学报,2012, (4):85-94

[8]《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6卷) )[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5年,第841页。

[9] 胡鞍钥、门洪华:《中国:东亚一体化新战略》[M],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 234页。

[10] 卢海涛、陈为国:《构建中韩自由贸易区、促进东亚经济一体化》[J],《经济研究导刊》,2007(2),177页。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