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构筑诗意课堂 追寻理想人生

构筑诗意课堂 追寻理想人生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5日 15:26:45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发现诗意,传达诗意,构筑诗意课堂,激发孩子生命智慧,引导孩子们主动去领略、传承语文的诗意之美,是我一直坚持的教育追求。

构筑诗意课堂   追寻理想人生

——基于儿童的诗意语文课堂教学新探索

摘要:教育是一场唤醒。语文教学应着力于唤醒儿童内在的生命体验,唤醒儿童对语言文字美的认知。构筑诗意语文课堂,激发儿童生命体验,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探索与实践:依托教材,挖掘文本精读的诗意;仿写经典,唤醒生命体验的诗意;捕捉契机,留住随机生成的诗意;基于儿童,呵护学生资源的诗意。

关键词:诗意课堂    教材     经典    契机     儿童

徐志摩的名篇《再别康桥》,每一句都好像是天上的云霞洒下的句点,灿烂、美丽。而我,独独喜欢这一句——“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这句诗里,有着对美、对理想的不懈追寻,也有着在平凡路上的孤独与坚守。

也许每一个热爱教育的人,都有这样一份追寻理想的教育情怀吧,新教育实验认为,每一位任课教师都理应成为所任教学科(及此一知识领域)的虔诚的“传教士”。“传教士”,我多么喜欢这样一个带有高度理想热诚的词语!朱永新、李镇西、许新海、干国祥、常丽华……至今仍感谢2011年新教育成都之行,让我有幸认识了一串串闪闪发光的名字。这些名字所传达的思想,犹如天上的星宿,照亮了每一个暗夜里摸索前行的旅人。尤其是常丽华老师和她所带班级的诗词故事,深深触动了我。正如朱永新老师所说,“在常老师的故事里,有生命的沉静与热烈,有寂寞的坚持与隆重的庆典,有书籍的润泽与艺术的熏陶……”“常老师带着孩子们走过春夏秋冬,穿越唐诗宋词,感受着诗词的温度和气息,触摸着诗词背后一个个伟大的灵魂——他们就这样和诗词建立了关系。”

和诗词建立关系,这让我想起《小王子》里的一个关键词:“驯养”。狐狸说“驯养就是建立某种联系”。“正是你为你的玫瑰所付出的时光,使她变得独一无二、变得珍贵、变得有意义。”读着常丽华老师的诗词故事,感受着文字里、图像里她和孩子们之间、孩子们和古诗词之间互动共生的生命体验,一颗小小的种子,也在我的心田之间萌发了——那就是,倾其所能,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发现诗意,传达诗意,构筑诗意课堂,激发孩子生命智慧,引导孩子们主动去领略、传承语文的诗意之美。

那么,怎样在具体的语文教学中,实践对诗意课堂的摸索与追求呢?

一、依托教材,挖掘文本精读的诗意

朱永新老师曾这样动情地描绘理想的语文课堂:“优秀的语文老师,应该能够让课堂重现这一切:万物得以命名时的冲动与喜悦……能够从‘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中,体味出古典的亲情与人伦;从‘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这十四个汉字里,体味到人生失落与期待的复杂细腻的滋味;从反反复复的‘平平仄仄平平仄’里,体味到汉语独特的悠长韵律……”恰如朱老师所说,每个汉字、每首诗歌,每篇课文,都不是简单文字的堆砌、技法的演练,而是,因融入了作者的生命体验而变得有尊严、有价值、有温度,变得能够引人共鸣。语文教学的本质,应当引领学生发现、体味语言之美,进而学习、表达美的语言。

1 整合教材,以真正的智慧启迪学生思维

世界呈现为一种迷人的复杂,而知识背景化和整体化的能力是我们理解复杂世界的关键。法国哲学家莫兰严厉批评我们的教育从小学起就教我们“孤立对象(于其环境)、划分学科(而不是发现它们的联系)、分别问题(而不是把它们加以连接和整合)。”“它把复杂化归为简单性,也就是说分解联系起来的东西,进行解析而不是进行合成。”

因此,朱永新老师在构筑理想课堂时,提出六个维度作为评价体系,其中一条即“整合度”。“理想的课堂,切忌过度的‘分析主义’”,这一点对语文教学尤为重要。如果语文老师把字、词从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分割出来,学生得到的就只是分离的知识,而不是真正的整合知识的智慧、完整表达情意的能力,也不是浸润我们身心、能够让我们的语言和情操都得到滋养的诗意。

对教材进行有机整合,让语文课堂充满诗意,尽情展现语言文字的魅力,要求教师能够匠心独运,将课文进行前后勾连,根据文本特点对教学环节进行巧妙的设计。以《田园诗情》一课教学为例,在潜心研读文本之后,我被文中那些长短错落的句子、宁静深远的情怀、自由飞扬的生命力所深深吸引了。如何让学生也体会到这语言文字背后的美感呢?我决定顺着文字的脉络,贴着学生的学情,紧扣课题中的“诗”眼,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荷兰的牧场充满诗意,你从哪里感受到了这份诗意?仔细读读课文,找出最打动你的句子,说说感受。”这一方法类似于古代的旁批,点滴文字,却是真情流露。学生在诵读中,感受到荷兰的田园牧场是一首宁静之诗、一首色彩之诗、也是一首生命之诗。可以说,一篇好的语言文字能够引发学生共同的生命体验,而语文课堂教学应该引导学生获得这份体验。

再比如《九寨沟》课堂教学中,针对文中点睛之句“九寨沟真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人间仙境啊!”我们设计了“创作小诗”的环节,“这里有插入云霄的雪峰/有清澈见底的湖泊/有高低错落的瀑布/也有遍布山坡的原始森林……”既对课文优美语言进行了累积,又极大地鼓励了学生写作诗歌的热情,激发了学生对语文学习的热爱,对诗意语文的领悟。

2 随文拓展,让真正的经典进入学生视野

阅读是一种唤醒,因此,读什么很重要。新教育实验提倡“通过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来提高学科课程的教学质量”,旨在鼓励教师能够在师生共同生活的教学活动中,能够为学生提供更多更有价值的引导作用。实际上,如果能够为学生提供真正的经典阅读,扩充学生丰富的生命体验和智力背景,将为语文课堂教学提供有力支援。

苏教版教材中,选入了不少名篇佳作,如琦君的《桂花雨》、叶圣陶的《荷花》等。遇有这样亲近经典的机会,我一般会多匀出一些时间来给孩子们补充阅读,推荐同一作家或不同作家相同主题的更多经典作品来读,以期引导学生养成在阅读上“挑剔”的高品位。比如,四上《珍珠鸟》一课是作家冯骥才的名篇,文中处处流露出作者对生命的喜爱与怜惜。古往今来,敬畏生命、对生命的悲悯之心,一直贯穿整个文学史的优秀作品中。我在课前为学生补充了苏轼的一首小诗:“钩帘归乳燕,穴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课后又为孩子们介绍了林清玄的相关文字。在一点一滴的诵读中,孩子们的眼中多了柔和,多了悲悯,这正是课堂教学引发的诗意的生命体验。

再如教学《小露珠》一课时,我为孩子们补充了诗人田晓菲的《露》:我在嫩绿嫩绿的草叶尖上/我在张开惺松睡眼的花心里/我没有向人们说:“勿忘我”/清晨和黑夜/我自生又自灭//我不是星星的眼泪/也不是璀璨的明珠/我就是我/一滴纯洁的甘露//很少人注意我,我不抱怨/那——又有什么要紧?/阳光妩媚的清早/我会升华成一朵/美丽的洁白的云

正是在这些一点一滴的熏染中,孩子们领略到何为真正的诗意、何为真正的语文、何为真正的美。诗意语文课堂教学,丰富诗意生命体验。

二、仿写经典,唤醒生命体验的诗意

儿童天生是诗人,诗人本质是儿童。孩子天真质朴的心灵,随时等待唱出诗意的歌谣。语文课堂教学应该唤醒儿童的主体意识,唤醒儿童沉睡的诗意表达。而对经典儿童诗歌的阅读与仿写,正是唤醒儿童生命体验的有效途径。

这就不得不提到新教育的另一个核心概念——共读共写生活。“晨诵、午读、暮醒”,每天的阅读都是快乐的时光。除此之外,我们还每两周为孩子专门准备一节“儿童诗”的课外阅读课,在这节阅读课上,我们读金子美玲,读方素珍,尽情浸润在儿童诗的经典之中。

花婆婆方素珍的小诗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楼梯》完全以儿童的视角和语言写成:我和妹妹爬楼梯/一二三、一二三/我们的脚步/吞下一阶又一阶//回头看看/哇!/脚步又把阶梯/吐出来了!

孩子们边读边笑,原来写诗这样简单!在简单作了一些技巧层面的指导后,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拿起手中的笔,想要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

《弹琴》(全觐册):我的手/在琴上谈来谈去/想要和琴键交个朋友//琴/却傲然如群山/连绵起伏/对我不理不睬//叮叮咚/琴声像山涧流水/缓缓地流淌//啪啪啪/琴声像汹涌的浪涛/猛烈拍打着岩石和海岸// 为了让这朋友开口讲话/呀/我的手在排排琴键上舞成了一朵花

《看海》(胡鑫磊):我和妈妈去看海/沙滩上/我挽着她/她挽着我/小脚跟着大脚/成了一条长尾巴//海浪涌上沙滩/回头一看/咦/尾巴消失了

……

诗歌是文学中的贵族,读诗使人灵秀。儿童诗,更是孩子们触摸语言文字诗意本质的最佳途径。孩子们在阅读儿童诗的过程中,关注阅读,与经典文本对话;关注生活,与自己的生命体验对话。构筑理想课堂三重境界提出,要“发掘知识这一伟大事物内在的魅力”,最终达到“知识、社会生活与师生生命的深刻共鸣”。经典儿童诗中,有着对生命的珍惜、呵护,使得孩子们的眼睛变得更加明亮,“看见了”更多的事物。

仿写儿童诗,使孩子们变得关注身边的点点滴滴。

三、捕捉契机,留住随机生成的诗意

“时间是怎样一寸寸滑过了我的肌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雨、雪、白霜,我们生活的世界在时时刻刻变化,语文要让孩子们有一种深刻的生命体验,就要将随机生成的教学资源,引入教学过程中,培养对时间的敏感,善于捕捉每一个永不再来的教学契机。

比如,春天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打湿了地面;雨后初晴,操场上的小草如针尖一般嫩绿,逼近人的眼。挺拔的水杉是怯生生的绿着,细密的叶子像一排排羽毛那样柔软多情,在春风里上下浮动,仿佛是一棵随时准备飞翔的树。这样柔情的雨,何不引领孩子们背诵起那一篇篇听雨的古诗词呢?“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雨,是依依惜别的背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雨,是滋润万物的恩泽。

再比如,深秋的操场,一地的银霜在晨光下熠熠生辉。孩子们敏感的心灵被这景象深深地打动了,那为何不趁机讲一讲《蒹葭》呢?常丽华老师是这样做的,我也在班上开展了读诗实验。以下就是我当时的记录(节选):

上课铃打响的时候,我们班的黑板中间出现了我工工整整书写好的《蒹葭》。

“老师,我发现,这首诗里,有好几个‘在’、‘宛在’……”多聪慧的小册子,已经在细细观察这首诗了,孩子总会先从形式入手,发现了它一咏三叹、回环往复的写作特色。

我顺着小册子的话,把这回环往复所产生的效果,读了出来,然后让孩子自己在读中初步体会。发现有的孩子因为听不太懂,已经开始讲话,我便采用了常老师的方法:用故事来讲诗。

孩子边笑边听,突然磊磊举手说:“老师,我觉得那个人好孤单。”

“因为他看得到自己的朋友,却摸不到,那不是很孤单么?”

这首诗里,白雾茫茫的那种朦胧、飘渺、悠远,以及对理想的求而不得,那种“怅惘若失”的感觉孩子是体会不到的,因为他们的感情简单而明快,不太有灰色的地带。但这怅惘的起点,正是作者的孤单啊!孩子能够领会到这一层,说明他已经比较敏感了。

那么试着来读一读吧,声音也是有感情的。

孩子的模仿能力是惊人的,尤其女孩子,刘晓瑜的声音温柔婉转,恰似一佳人手持书卷,在徘徊低吟。朱康瑶的眼睛亮得能滴出水来,她也要读。我听出了她声音里的那份不舍与执着,“苍”、“霜”、“方”、“长”、“央”,这些后鼻音读得很饱满,把情感的丰富、张力,全都读出来了。

最后齐读时,孩子们都小心翼翼地去读这首诗,他们对诗里的情感产生了呵护之心。

像这样随机生成的语文课堂教学实践还有很多,如“邂逅一场雪,讲讲东晋才女谢道韫‘咏絮之才’的故事”等等。说来奇怪,很多精心准备的课文内容或许孩子们已经忘记了,但是这些和着春雨、秋霜、冬雪的小故事和经典诗歌却深深留在孩子们的生命体验里。

四、基于儿童,呵护学生资源的诗意

卢梭告诫我们:“儿童是有他特有的看法、热情和感情的,如果用我们的看法、热情和感情去取代,那简直是愚蠢的。”无论构建何种课堂,儿童的主体性永远不可被忽略。无论是课上各种小练笔的补充,还是课外各种诗意契机的合理利用,都必须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儿童自愿性原则。只有这样,孩子们无拘无束的想象力才能自由驰骋,才能观察周围环境,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让诗意盎然溢满整个校园。如——

《妈妈》(王旭涵):我的妈妈/像一个动物//笑起来/像可爱的兔子/生气时/像怒吼的狮子/找东西时/像眼尖的老鹰/走起路来/像文静的小猫//哎,妈妈/真是一个百变的动物! 

《春天里的山茶花》(夏文萱):有春风吹/有春雨打那就是我楼下的一丛山茶花// 它能得到阳光的滋润/它能得到蚯蚓的按摩//勤劳的人/能让它变得非常鲜艳/懒惰的人/只能让它渐渐枯萎。

正如朱永新老师在构筑诗意课堂的六个维度里曾经指出的那样:“学生的参与是激发其思维的基本前提。理想的课堂,学生在教学过程中应做到全员参与(不是个别尖子学生的参与)、全程参与(不是暂时片刻的参与)和有效参与(不是形式主义的参与)。”的确,只有参与,才有可能让改变发生,才能在口语和书面语交际中,孩子们的语文知识得以运用,语文情感得以诗意的延续。

周国平说过:“孩子是天生的诗人和哲学家。”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发现诗意,传达诗意,构筑诗意课堂,激发孩子生命智慧,引导孩子们主动去领略、传承语文的诗意之美,是我一直坚持的教育追求。

快速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