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乐教育网 > 新闻频道 > 论文范文 >  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对国际市场的影响

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对国际市场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5日 23:11:43  作者:戴偕发  来源:快乐教育网  浏览:   【】【】【
字数统计信息:原始word文档页数:5页,字数:3604,字符数(不计空格):4528,字符数(计空格):4680,大小:26k。文章包括题目、摘要、关键词、正文、总结、参考文献等。

摘要: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对海外市场不仅不是威胁,而且还对国际矿石行业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中国的矿产资源需求依靠稳定增长的全球矿产市场和持续增长的矿产资源供给。国内矿业企业“走出去”,不仅保证本身矿石的供应,而且维护和增强本国矿产市场的稳定,并在国际矿产资源谈判桌上有一定的话语权。

关键字:矿业企业;海外市场;定价权

The effection on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of china’s mining enterprises “going out”

Abstract: It is not only a threat for overseas markets by Chinese mining enterprises “going out”, but also has played a good role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minerals industry. China’s demand for mineral resources relies on the steady growth of the global and continued growth. For one thing , it is to ensure the supply of the ore itself  for domestic mining enterprises “going out”. For another thing , it is to maintain and enhance the stability of the national mineral market, and makes us have a certain right to speak in the international negotiating table of mineral resources.

Keywords: mining; companies; overseas markets; pricing

随着中国的迅猛发展,使得对矿石的需求也急剧增加,例如铁矿石: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在这几年是突飞猛进的增长。2009年以来,中国铁矿石进口量迅速上升,2012年再创新高,总进口量达7.44亿吨。由此产生了铁矿石对外的依存度持续增高,09年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为69%,10年为70%,11年为65.6%,12年为71%[1]。虽然国家在努力降低对铁矿石的进口,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整体上对铁矿石的需求还是会不断的增加的。

在21世纪初,国家就预测到这种情况,号召各矿业企业“走出去”来满足国内对矿石产品的需求。但是随着中国钢铁企业走出去,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对他们的威胁。本文将要讨论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不仅不是威胁,而且还对国际矿石行业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1矿业企业在海外投资损失

随着矿石产品进出口的国际化,中国钢铁企业也尽力去拓展他们的全球市场和产品。企业在拓展市场的同时面临一些问题:如没有考虑项目的前景等情况,仅仅是为了投资而投资,造成了中国矿业企业在海外投资的溢价甚至失败。

2014年4月13日,五矿集团宣布,由五矿资源、国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和中信金属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与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达成邦巴斯铜矿项目的股权收购协议。这项收购大约要花费五矿联合体58.5亿美元的资金。8月1日完成的交割资金规模,比最初的预计高出了10亿多美元之多,最终达到了70.05亿美元,溢价超16%[2]。

然而,有时高价也不一定能完成最终的交易,如2010年6月,紫金矿业终止了对澳大利亚IndophilResourcesNL的股权收购。2011年4月,五矿资源有限公司拟收购的澳洲铜矿商EquinoxMinerals被全球最大的金矿商巴里克夺走。2012年9月,由于难以获得蒙古国相关监管方的批准,中国铝业(3.60, -0.01, -0.28%)股份有限公司彻底终止了对南戈壁资源有限公司的要约收购。2013年1月,全球最大的金矿商巴里克终止了中国黄金集团对其旗下非洲公司部分股权的收购交易。2013年4月,汉龙集团与澳洲铁矿企业Sundance高达14亿澳元的收购案终止。

另外一些必须面对的问题就是矿业企业在海外投资失败,造成巨大的损失。2006年3月,中信泰富买下西澳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项目原计划总投资42亿美元,2009年上半年投产。但项目远远超出原先预计,投资规模增大、建设周期拉长,投产日期一再拖延。截止到2012年6月底,中信泰富在磁铁矿项目上已经投入78亿美元,比预期超出86%。2012年中报发布后,中心泰富懂事会主席常振明再次表示不出意外年底投产,同时还表示,项目总开支不会超过100亿美元。到2012年8月项目仍无法实现试运行,不得不再次延期,因此该项目总投资很可能会超过100亿美元。

2 在非洲的投资

非洲是矿业的前沿。目前该地区拥有全球铂族金属储量的95%、铬铁矿储量的90%、钻储量的50%,以及超过全球储量的20%的猛、钒和钛。标准银行认为,中国需求对非洲铁矿石的开发将有很大的刺激作用,非洲铁矿石大约60%将出口到中国。2010年到2015年间,中国钢产量将提升到8.03亿吨,增长27%,同时中国在非洲的铁矿石项目的增多,将大大增加对非洲铁矿石的进口。矿业是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特别是工业增长的重要产业。自上世纪80年代末,伴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演变,矿业在中也增长中的地位上升,到90年代中期,矿业与工业基本上保持同步增长的态势。到2020年经济总量在2000年的基础上翻两番和基本实现工业化,那么对矿业的需求将更加明显[3]。

显然,矿石的持续供应对中国来说是一种挑战,不仅因为国内对金属矿产品的需求在不断扩大,而且很重要的原因是从非洲进口的金属矿产品大多来至非洲政局不稳定或者经济很不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同时中国还需应对马六甲海峡的困境,因为中国在这个水道只有很小的影响力,一旦发生战事,从非洲来的矿石等就无法保证供应。

在2000年左右,中国政府就采取“走出去”的战略,来帮助国有企业实现增长和国际化。其中中钢集团从1996年开始,就与南非林波波省合资成立中钢南非铬业公司,到2007年为止,共有中钢加蓬公司、中钢南非公司、中钢-萨曼可铬业公司、中钢津巴布韦公司和中钢津巴布韦铬业控股公司等6个在南非的合资或子公司。

西方的一些国家认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会对其产生威胁,认为中国在非洲的金属矿资源的开发是对非洲的“新殖民主义”,甚至非洲的一些国家也这么认为。2012年,中国与非洲之间的贸易总额超过2000亿美元,是2000年的20倍,那一年,北京方面承诺推行加快中非经贸往来的政策。自那以来,中非贸易增长强劲,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亚洲对非洲资源的旺盛需求。但联合国数据显示,非洲大宗商品行业、服务业和消费者支出呈现繁荣局面的同时,制造业在地区GDP中所占比重从12.8%降至10.5%。

3矿产品定价权

国内企业对于矿石产品的定价权几乎没有直接的发言权,其中铁矿石最为明显。“在目前的供求关系下,中国企业在铁矿石采购方面没有任何发言权,只能被迫接受三大矿商提出的价格,铁矿石谈判只能暂停。”这是原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罗冰生在2011年2月提出的。

2010年3月,铁矿石年度长协合同被撕毁,2011年必和必拓公司单方面将澳大利亚离岸的铁矿石价格由原来的156美元每吨提升到169美元每吨,这样矿石价格加上海上运费价格到达中国港口价格为201美元/吨,此后价格还在不断的增长,同时另外两家大型的铁矿石企业淡水河谷和力拓也提高了铁矿石的价格。虽然国际上铁矿石的价格不断的上涨,但我国在铁矿石谈判中却屡次失败,这样就对我国的钢铁企业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甚至影响到了国家的安全和战略发展。2011年以来,我国对国际铁矿石价格定价的话语权基本丧失,这使得铁矿石的定价权问题成为我国矿业企业和社会关注的交点[4]。

虽然近两年铁矿石由于国际经济和全球产量增加等原因有所回落,但价格的话语权还掌握在传统的三大矿山公司手中。中国铁矿石资源贫乏,对外依存度近几年已经接近70%,钢铁企业备受高矿价之苦。同样是资源贫乏的日本,铁矿石就没有很高的价格。一方面由于日本矿业企业具有多年的谈判经验和谈判技巧,另一方面日本形成了自己的铁矿石采购卡特尔,采购高度集中,同时日本矿业公司与外国公司签订长期的合同,以此获得较低的价格。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日本企业积极收购上游企业,建立海外资源储备。

由于日本经历了石油危机,所以日本资源型企业的危机意识很强,矿业企业不仅与铁矿石的供应方签订长期的合同,同时还与其建立投资合作关系。这样,日本的矿业企业就可以在铁矿石的贸易中得到收益的分成。而且日本矿业企业还积极参股世界各大铁矿石企业,三大铁矿石公司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和力拓都有日本矿业公司的参股,这样不仅保证了铁矿石的供应,还能得到相关的收益。虽然日本也需要为矿石支付较高的费用,但参股得到的回报优势能超过其付出。例如,新日铁进口巴西铁矿石总量只有700万吨,而它却凭借淡水河谷40%的股份获得更多因涨价带来的股权收益[5-6]。

因此国内的矿业企业走出去,不仅能保证本身矿石的供应,同时可以在国际铁矿石价格的谈判桌上越来越有话语权,这样才能保证矿业企业稳定健康发展。

4 总结

国内矿山企业走出去,不是像西方国家想的那样对他们产生威胁,而且相关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还遇到了很多失败和教训,交了不少的“学费”,并且国内企业走出去也只是自身的需求、与其他国家协同发展和具有一定的价格话语权。因此,西方国家和国内企业应该减少在矿石贸易领域政治化的倾向。就像石油等其他国际贸易一样,世界市场的繁荣稳定对中国有利,同时中国对相关商品需求的持续增加和积极加入也会对国际市场起到良好的作用。

参 考 文 献

[1] 雷平喜.进口铁矿石面临三大风险[N].中国证券报,2009-11-20.

[2] 朱林,刘立功.我国海外投资企业存在的问题及其发展战略.对外经贸实务,1997,(2):40-41.

[3] 宋国明.矿产领域走出去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J].国土资源情报,2013,7:2-7.

[4] 何新貌.中国铁矿石进口定价权缺失问题研究[D].四川:西南财经大学,2007:25-37.

[5] 董国明,安翠娟,吕宾.国外矿业发展对我国的启示[J].资源与产业,2005,7(l):18-20.

[6] 王明宇.日本的铁矿石战略[J].科学决策,2007,(5):52-53.

快速搜索 :